第七十二章 声名远扬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黄河组织云海分部办事处。

    办公室内。

    方南洵斜靠沙发,低头看手机,掌心还托着一杯滚烫热水,笑容却变得僵硬,一点点消失不见。

    “这是……”

    “什么变化?”

    拳头显化出刀锋,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何况这门拳术乃是方南洵所创。

    几近于通晓劈拳的一切变化。

    唯独没有刀,拳以势为重,怎么练得出锋芒。

    “真是惊人的锋芒。”

    饶是方南洵见多识广,思维冷静又理智,看见这视频,看见唐鸿横击长空斩锋芒,也不禁发出惊叹。

    超凡战法很重要。

    一门适合自己的超凡战法更重要。

    同为战法,不分高低,侧重点各有不同罢了……无论哪个战法,都有境界。

    入门、小成、大成、上限,然后是炉火纯青的炉火境,炉火境之上才是登峰造极的登峰境,自创新高,自成一派,感悟出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号称超凡者之师的方南洵,自创一门拳术,命名劈拳。

    此时此刻,方南洵不禁怀疑,眼里都泛着震撼:“这,还是我教给那小子的拳术吗?”

    确实,拳术有很多种类,劈拳只不过其中之一。

    但……

    毫不夸张的说,单论练拳,方南洵乃是国内第一人。

    当今坐镇神之祭台的九大入圣也都不如他,这也是听出余茗语气惊异,方南洵依旧平静甚至还有点想笑的原因。

    他太自信,什么拳术没见过。

    千般变化,千般可能,方南洵摸索过无数次练拳路线。

    “方顾问?”

    电话另一侧传出余茗声音:“您对此怎么看待。”

    “这是劈拳战法,没错。”方南洵有点忧伤的摇摇头:“但不是炉火境,也不是登峰境,天知道唐鸿怎么捣鼓出来的。”

    凌驾炉火境之上!

    具有登峰境特征!

    观其威力,好似不逊于登峰境的战法。

    余茗惊呼:“方顾问也看不懂?”

    方南洵脸色一黑,嘴角都微不可查抽搐起来,这门劈拳是他创,唐鸿又是他发掘引领到这条路上,按理来说,他对唐鸿最了解。

    问题是唐鸿弑神,根本不讲理,甚至没道理可言。

    自从唐鸿踏入超凡神祇的世界,特训营阶段的打破意志力极限,尚未超凡就具有超凡实力,尚未超凡就独自弄死一尊全盛阶段常规神,可以说,全都不合理。

    他一点也不超凡!

    方南洵见怪不怪!

    “咳咳。”

    方南洵淡淡道:“其实像唐鸿这样天生的超凡,天分又高,哪怕缔造出再荒唐再离谱的事情也正常,你们呢,别总是大惊小怪,早点习惯吧。”

    “方顾问言之有理。”

    果然是超凡者之师,一针见血的点评让余茗心悦诚服。

    于是。

    余茗想了想,又说道:“江南那边的霸主计划已经停工了,我很抱歉,没能帮上忙。”

    方南洵皱眉道:“没事,还有机会。”

    说着,

    两人聊起来,

    而悄无声息之间,站在旁边的柳笙不小心碰洒了一杯滚烫热水,仿佛倾盆白开水,巧合洒向方南洵,或者用泼更准确。

    意志力微微一动。

    方南洵隔空挡住所有热水,只见一滴滴冒着热气的水珠凝固在半空,好似按了暂停键,定格不动,离他半米。

    “恩?”

    方南洵抬头看去。

    “哎呀。”

    柳笙面无表情哎呀一声,想了想又补充道:“没拿住。”

    方南洵点头,跟余茗讲了几句,挂断通讯,看向柳笙,那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办公室陷入寂静。

    沉默的氛围笼罩。

    “看什么。”

    柳笙静静站着,只是眸子往下瞥了眼方南洵。

    “你……”

    方南洵一脸凝重,紧盯着柳笙,似把她看透。

    接着。

    方南洵胸有成竹笑问道:“老实交代吧,第一信念出了什么问题?”

    柳笙面无表情道:“没问题。”

    “那怎么突然手抖。”方南洵言之凿凿开口道:“我都发现了,你是手抖才不小心洒出水,请务必相信我的观察力,要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柳笙看了眼方南洵:“你去找唐鸿吧。”

    “也好。”

    “我正想问问唐鸿以拳术显化锋芒是如何变化出来的。”

    ……

    云海市,阗生组织的总部。

    会议室,开着会议,在座众人有超凡也有金红色。

    两名顾问级别的人物,大发雷霆的训斥:“那一夜,唐鸿出现,明明是我们阗生组织协助官方进行的危险神诱捕计划,监控记录上交官方之前,你们没发现唐鸿这人的存在?”

    “一位十拿九稳的超凡天才,就这么错过了。”

    “七月入营到十月,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唐鸿现在是公认的顶尖顶级。”

    两人虽为顾问,也感到吃惊,更是无比的惋惜。

    “这已是三次弑神。”

    “协作能力也极强。”

    “唐鸿一个人,再加上人数不齐的一个区域阻击队,阻击两尊常规神,其中一尊,更是腾空类型。”

    此前的两次弑神,唐鸿全都是独自作战,因此有人猜测,唐鸿的特殊之处,恐怕会格格不入——独自作战,难以配合,这也象征着,大多数阻击之战,唐鸿没办法参加。

    唐鸿上了,其余人不能接近,否则会影响唐鸿。

    这个问题很严重。

    而现在。

    事实证明这些推论仅仅是无稽之谈。

    简报上一清二楚,由唐鸿牵头,阻击队予以配合,临战之际,调整作战方式,成功阻击常规神……即使后来无增援,充其量完成任务的时间往后推迟一点。

    ‘编号七七二七注册超凡者唐鸿,凭一己之力,挽狂澜!’

    ‘弑神信念,极为克制常规神!’

    ‘阻击之战,无人牺牲,全赖唐鸿之功!’

    简报上的一条条关键信息,让人扎心。

    阗生组织,留守总部的两名顾问级别只觉得心头都在滴着血,本该是阗生组织的唐鸿,却被方南洵抢先,跑去了黄河组织。

    就算是两人意志力强大,也有着说不出的懊悔。

    “各位。”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

    “什么资源最重要……你,就是你起来回答。”其中一位顾问级别扭头环视整个会议室,指着一个垂首听讲的中年女子。

    那一夜,她是维护秩序、清理战场的善后工作负责人。

    她不是超凡,是金红色。

    中年女子小声回答道:“神物资源最重要?”

    “错!”

    “大错特错,是人才,人才资源最重要。”那名顾问级别高声道:“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个唐鸿,以后不能再错过第二个唐鸿,所有金红色明天上交万字检讨。”

    众人都暗暗发誓。

    从今往后,这样的事,不能发生第二次。

    ……

    云海市,官方超凡者机构。

    啪!

    一摞没几页的简短资料狠狠摔在办公圆桌上。

    啪!

    同时一只手拍桌。

    “怎么搞的!”

    “我们主导危险神诱捕计划,为什么没人注意到唐鸿特殊之处,一个普通人自主摆脱危险神的神音诱惑,就因为方南洵打了个招呼,就不跟进了?”

    一位领导愤怒地质问道。

    五月份的事儿,却到今天早上,他才知道这情况。

    因为谁也没在意,只是把唐鸿资料标记了一下,确认唐鸿加入黄河组织后,扔到一旁,不再处理。

    从五月初旬开始……

    短短几个月,唐鸿横空出世,越来越耀眼。

    经此一战,他已是声名远扬,公认的顶级强者。

    所以,

    这一刻,

    领导朗声道:“这场会议,我认为是很有必要的,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这对于超凡事务的继续开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刚才顶级超凡张博元对唐鸿的评价,独自弑神,巧妙配合建奇效,讲得很好,也很准确,希望在座的各位认真领会,深刻理解,回去后,把工作做好,把细致入微的态度贯彻落实,推动新进展,开创新局面,对于接下来的超凡事务,我提几点补充意见……”

    他说着,声音回档,会议室安静极了。

    在场众人,以金红色为主,几乎不见超凡者。

    随着会议进行,多数人拿起笔,在面前笔记本上,时而写个字,仿佛认真的样子。

    另一侧。

    顶级超凡张博元抬了抬眼睛,拿起一份报告,低下头。

    会议还在继续:“第一点,我们要从思想上提高自身的觉悟,认识到发掘超凡人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第二点……第三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

    声音朝着张博元说道:“关于唐鸿常驻地的重点任务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支持和期盼,你看你,打起精神头,多干实事,少说空话,为大家做个表率。”

    被点到名字的张博元迷迷糊糊抬起头,应了声,又低下头。

    他发现。

    领导们长篇大论具有催眠功效,他很喜欢听,睡得特别香。

    ——

    北河省,某处悬崖,一个人数不多的蹦极项目。

    人不多,只是相对而言。

    唐鸿排在队伍第二个,很快就到他,走上前,便看到工作人员有点迷惑的表情,问道:“刚才不是跳了一次了吗。”

    “再跳一次。”

    唐鸿交钱进行第二次蹦极。

    身后是一对情侣,两人准备一起跳。

    两人都有点害怕,心跳加快,瞄着唐鸿是怎么跳的。

    一步,

    两步,

    彷如高空漫步,走到第三步,直直落下去。

    “???”

    “原来蹦极这么容易啊,看起来不难。”这对情侣松口气,那男生脸上露出放松笑容,霎时间如释重负。

    确实。

    唐鸿根本不用工作人员帮忙推,干脆利落到极点。

    那脸色异常平静,看得旁边几个工作人员心头发颤,总觉得这个人似乎更想不戴安全绳跳下去。

    【叮咚!】

    【初次体验一个人蹦极,一人值加一】

    其实唐鸿更想在蹦极中途解开绳索。

    以他力量,轻而易举,浑身一抖就能崩开安全绳。

    但……

    为了一人值……

    他终究做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行为。

    跳了两次,一点一人值进账,唐鸿慢悠悠离开,听到身后传过来一个男生的惊喊,叫声惨烈,戛然而止,仿佛被卡住嗓子。

    “恩?”

    “难道是绳索断了?”

    唐鸿想起以前看到的新闻,远远回头望了眼,绳索并没断。

    他摇摇头,沿着队伍,离开蹦极项目的区域,左右张望了一下,景区没什么好玩的,除了那条透明钢化玻璃桥。

    架在两座山之间。

    玻璃桥上人很多。

    唐鸿观望,有点遗憾,太安全了就达不到一人值触发标准。

    他目光平行移动,看到一个缆车从视野内划过去,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亮起来。

    时间流逝。

    景区关门。

    到了凌晨一点多,唐鸿悄悄爬上缆车索道钢丝绳,顺便拿出小坐垫,好整以暇坐下来,迎着山风,迎着明月,轻叹一口气。

    “月亮倒是挺圆的。”

    “但……每一个不曾弑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