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弑神者之怒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轰隆!

    唐鸿第三次参战!

    泥土炸开,草叶翻飞,黑夜下这道身影携着接近五十吨量级的恐怖撞击力震荡空气,附加意志力,正是来不及细看的唐鸿一头怒撞第二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200%的意志!

    215%的力量!

    参战之前,不留余地,所有一人值全部加在力量百分比数值之上!

    再搭配炉火境……

    柔韧要素,耐力要素,灵敏要素以及速度要素在此刻全数爆发,已经练至大成的战法长跑,耗时十余秒,狂飙两百余米的唐鸿仿佛蓄满威力的一尊炮台。

    顺势出拳!

    他轰出一记炮拳!

    全力撞击,同时出拳,唐鸿直接击退了这尊染血的神躯!

    隆!

    祂退后十米左右。

    趁着空隙,唐鸿眼睑下垂,瞄了眼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陈启,那左臂大概被祂硬生生切断,扭曲变形,手肘处露出煞白的骨头茬子。

    再这么流血……

    会死!

    便看到陈启睁开左眼,另一只眼睛变成乌黑血洞,他看着唐鸿,那目光微微一亮,是光明,是希望。

    仿佛在无声低吼:去战!去战!

    ‘没昏迷。’

    ‘陈启自己能包扎。’

    唐鸿念头一转,无暇思考,再次扑杀常规神。

    这时候再去照顾陈启,是对陈启的最大侮辱——超凡宁可死在战场上,也不想看到因为救治自己、而导致任务失败。

    ‘去战斗……’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唐鸿!’

    陈启紧闭嘴唇,简单包扎,便一头晕了过去。

    另一侧。

    映入唐鸿眼帘的染血神躯,高度约有一米三,形如花朵,从根茎往上蔓延出六片金叶,边缘处异常锋锐,团团金叶又围绕一朵淡金颜色的花儿,大概是祂的头颅。

    祂没有眼睛,没有四肢,矗立泥土地之上。

    祂神躯舒展,如同盛开,无孔不入的神息,悄然间席卷周边,令人置身于神祇的圣洁领域,只想跪拜,只想臣服。

    奇花类型的常规神,最为难缠!

    啪!

    意志力骤然一动,抵御诱惑,唐鸿一巴掌抡圆了拍轰出去!

    嗤嗤嗤!

    六片金叶逆时针割动起来,几近于割裂空气,但神躯再锋锐,神力再怎么不可抵挡,仍然被意志克制,唐鸿调动意志力附加掌面,两巴掌拍出,仅仅多了些血痕。

    伤口很浅。

    但……

    唐鸿手心一颤,五指下意识合拢。

    ‘咦?’

    似剧痛,似芬香,居然从掌面伤痕一点点钻入进来,蔓延脑海,清晰地闻到了花儿芬香。

    鼻孔,耳边,嘴角,乃至于脑海深处全都感到了浓烈至极的香气,企图勾起唐鸿的痛苦回忆,并诱发负面情绪,要让人沉沦其内。

    但……唐鸿没吸气!

    这是神经错觉!

    唐鸿攥紧拳,超凡之力再爆发,驱散了所有芬香。要是刚刚打破意志力极限的金红色不具备超凡之力,这一下就要丧失神智,甚至是当场昏迷。

    蓬!

    左脚一跺,泥石炸裂,唐鸿右脚凌空劈下去!

    好似劈开了黑夜清凉的空气,却被祂轻易闪开,跳动起来,如同蒲公英快速飘向另一侧,欲要乘风归去,不与唐鸿纠缠。

    正常状态的唐鸿,根本没办法对祂造成伤害,充其量击退,短时间牵制一会儿,仅此而已。

    唰!

    祂神力都不见消耗,神躯更不见任何淡化,飞快地飘向侧方。

    ‘腾空类型的神祇!?’

    唐鸿思绪清醒,心头咯噔一下,有些发沉。

    ‘不对!’

    ‘仅仅是滑翔!’

    唐鸿估测体内含氧量还有二分之一。

    迈开步伐追上去。

    ‘奇怪。’

    ‘一人之力怎么还没有激发。’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唐鸿眼角余光便看到草丛分开,一言不发的张景直接扑向奇花类型常规神,挡住祂的去势。

    只一击。

    张景就感觉体内含氧量好似大江东流的疯狂消耗。

    唐鸿上前配合,心头却暗道不妙。

    是张景……

    两人距离太近了……

    因此无法激发出【一人之力】?

    唐鸿后撤,脚踏生死线,脑袋后仰吼了句:“退开!我一人才能弑神!”

    声音回荡,如同海浪,传入张景的耳边。

    唐鸿要独自作战?

    想起传闻,没多犹豫,张景连忙向后退去,与唐鸿擦肩而过,他看着唐鸿背影一往无前,正面硬憾常规神。

    张景脸色没变化。

    内心却油然升起敬佩、向往、惊叹之情。

    “大丈夫当如是啊!”

    他退到二十五米警戒线,喘着粗气。

    与此同时。

    力战奇花类型常规神的唐鸿脸色却肃然起来,一人之力不激发,他最多牵制十秒不到的时间。

    嗤!

    一记金叶划过,胳膊裂开,差一点伤到血管。

    ‘张景退得不够远。’

    ‘怎么办?’

    唐鸿没法再开口,空气有神息,更何况张景在旁,一人之力没激发,孤傲无双怕也激发不了。

    这时候开口说话,神息入体,必死无疑。

    思维运转,理智冷静,早已想好的一个个作战计划闪过心间。

    ‘退出生死线告诉张景离远点?祂会逃出去。’

    ‘且战且行,拉开距离,这个也不可行……看来,只有让他昏迷了。’

    念头飞转,唐鸿拉扯常规神,疯狂对撞在一起,离张景越来越近,而此时的张景面露犹豫之色,下意识完成闭气,做好接替的准备。

    便看到唐鸿踉跄着倒退过来。

    张景上前。

    他拼尽全力只能挡住三秒左右的时间。

    咚!

    唐鸿手起刀落。

    一记手刀落在张景后脖颈。

    “这……”

    “唐鸿是信徒!!??”

    除了信徒,张景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可能,但一位弑神的超凡怎么会是信徒。

    先震惊,后绝望,无比困惑的黑暗填满张景视野。

    他昏迷向后倒去。

    同一时刻,

    奇花类型常规神趁机追过来!

    嗤!

    六片金叶汇聚在一起,几如一柄高悬穹顶的神刃斩下来,势要斩开唐鸿的血肉之躯!

    闪耀崇高金光的神祇之刃,几乎割裂空气,发出尖锐之音,从上往下的斩劈根本不给人闪避时机,又快又准又沉重到了无可想象的程度,像是神祇予以惩罚审判的重刃!

    这一刻。

    天地都寂静下来。

    夏末之夜,蛙叫风吹与草动,统统离唐鸿远去,下一刻,寂静被打破,从心底从体内从生命灵魂深处亮起一束光。

    【叮咚!】

    【阻击神祇,孤立无援,现激发真正的一人之力!】

    【意志翻倍!】

    【力量翻倍!】

    【境界翻倍!】

    整个人气势暴涨,扩散四方,打破顶级门槛!

    如海啸砸落,

    激起万重浪,

    他迈入顶尖顶级的层次!

    猛地抬手,五指摊开,唐鸿硬生生接住神刃的恐怖斩击!

    但……

    无与伦比的神力就像是浪潮翻涌压在掌心之上,传导手臂、肩部,令人难以扛住这么多重的神力压迫,唐鸿双腿一弯,半跪在泥土地上。

    神刃抬起,再落!

    唐鸿扬手,劈开!

    轰!

    意志力瞬间点燃!

    由200%暴涨到400%的意志力临时超越二次极限,驱散疼痛,驱散阴霾,驱散所有的情绪,顷刻间开辟出至为凶残的临时信念——弑神!弑神!

    力量,境界,尽皆在翻倍暴涨。

    思维变快,时间变慢,世界也寂静下来……

    唯有不见皎月的夜幕笼罩……

    唐鸿半跪在地,膝盖深陷泥土,当一位弑神者跪在神祇面前,不会屈辱,只会激发出更为凶残的战意。

    情绪是一种力量!

    而弑神者之怒,如火海焚煮江山熔天地,如雷暴撕裂黑夜照星枢,浩浩荡荡的信念,撑起更强的力量!

    ‘接下来,’

    ‘到我了,’

    唐鸿侧着扬起头,那血红眸子,湛耀出信念之光。

    祂大概也知道不解决唐鸿就无法突围出去,金叶合起神刃,神躯凌空一斩。

    唰!

    目击战法的境界也翻倍,这一刻濒临上限,唐鸿那无形目光附加着意志力轰在神躯之上。

    顺势站起身。

    如同一座海底火山拔地而起,节节攀升,直指天穹之上!

    超凡浴血十余载,可曾屈服?

    血肉之躯与意志,可曾匍匐?

    以前不会!

    现在不会!

    超凡者不曾后退!

    ‘战!’

    冲天一怒寒星落,弑神者唐鸿,悍然握拳劈出去!

    嘭!嘭!

    这一击打炸空气,排开气浪,硬憾神刃锋芒,双方近身厮杀,声势骇人到极点。

    破空声骤然响起,寸拳连击,唐鸿感觉拳头表面都渗出鲜血。

    那六片金叶所组成的巨大神刃剧颤起来,乃至于神躯摇晃,正是唐鸿把意志信念打入神躯之内。

    ‘过来!’

    唐鸿一步踏出,抓住神刃,轰然之间摔下去!

    蓬!蓬!蓬!

    连同整个神躯被唐鸿砸在地上,泥土向四周翻飞,闷沉的巨响回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