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他是顶级【求首订!】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大楼内,充满宁静,超凡伤员们一个个露出笑容。

    但跑出大楼的唐鸿……

    笑意却凝固在嘴角……

    “怎么。”

    “还有。”

    唐鸿愣愣地站在碎裂的玻璃大门正前方。

    三百米开外,亮起神圣的光芒,出现了两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一人之力,毕竟有限,唐鸿实在太累了,无论是耐力要素,还是空虚意志力都让他无以为继。

    意志是有限的!

    燃起那团火,极大消耗意志力,可是不点燃信念意志的火焰,唐鸿也没把握这么快击毙全盛阶段常规神,只好强提一口气,勉强汇聚意志力。

    总有人问,到底什么是超凡。

    超凡,就是绝望时仍有希望,身处不可能绝境,打出一条路,打出另一个可能。

    “这些该死的东西。”

    “弑神……”

    唐鸿惨然一笑,事到如今,退不了。

    徐韵寒林俞那些人的撤离,情有可原,也是理智的做法,并不影响自身的意志或者第一信念,而唐鸿撤离此地,弑神的临时信念将会崩溃,意志力将会瓦解。

    思维意识的混乱,引发脑死亡,这就是违背信念的严重代价!

    这个信念太凶残。

    面对神祇,要么弑神要么死,唐鸿吐了两口气,迈步上前,就听到高空响起直升机经过的声音。

    那炽烈阳光……

    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自从李光磊决意拼命,再到那尊常规神被唐鸿击毙,已经过去整整十二分钟了。

    嗡嗡!

    高空那直升机一闪而过!

    唐鸿挡着眼帘,隐约看见一个苗条人影,从高空一跃而下,仿佛外太空陨石砸落大西洋,轰然落到他面前!

    那一袭赤红风衣,浓浓血色,烈烈翻动!

    那人扭过头,眸光如闪电,蕴涵着难以置信的震撼:“唐鸿,我们来迟了。”

    她感知到唐鸿的凶暴气势,隐约明白那尊人形常规神恐怕已经被唐鸿独自击毙!

    她盯着唐鸿。

    正是总部顾问办公处的余茗。

    ‘唐鸿!?’

    ‘他怎么做到的!?’

    余茗目力很强,扫了眼,便看到大楼通道之内的常规神破碎残骸。

    ‘余顾问。’

    顾问级别的人物,终于到了,唐鸿如释重负。

    刹那间【一人之力】消失,暴涨的力量意志境界全都恢复正常,包括弑神的第一信念也褪去,在心间消散,令唐鸿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悲伤、以及浓浓的委屈。

    “余顾问……”

    唐鸿差点崩溃,低吼道:“平时驰援也都这么慢的吗,为什么,为什么啊?”

    余茗脸色复杂,低下头,低声解释道:“有人隐瞒消息,说是实验室已经启动自毁装置。”

    “谁?”

    唐鸿目光闪烁,破天荒闪过一丝凶残之色:“余顾问,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余茗抿了抿嘴角,说道:“你现在情绪波动太强烈,冷静一下,战后我会告诉你。”

    “好。”

    唐鸿露出一口染着血液的整齐牙齿。

    下一刻。

    轰隆!轰隆!轰隆!

    三道身影,高空坠落,只比余茗迟了几秒钟而已。

    又一位顾问级别,两位顶级,全数抵达。

    其中一位顶级超凡者,粗眉大眼的样子,正是总部的冯图:“那尊人形常规神在哪儿,唐鸿?”

    冯图脸色很诧异。

    因为……

    大楼前方的空地,破破烂烂,好似经过了一轮轮炮火洗礼。

    水泥地面,有着血迹,一路绵延到了大楼之内的通道,外面阳光灿烂,楼内灯光昏暗,冯图看不清楚,他没有余茗那么强的目力。

    那尊人形常规神去哪了?

    冯图一脸不解。

    “死了。”

    唐鸿脸色麻木,跑起来,跑到李光磊身边:“冯图,你知不知道那台设备怎么用?”

    紧跟着。

    余茗扭头看向另一侧杀过来的两尊全盛阶段常规神:“冯图你负责协助唐鸿救治李光磊,这两个交给我们。”

    言罢。

    一步踏出。

    方圆十米的水泥地面咔咔裂开。

    “战!”

    两位顾问,一位顶级,迎上两尊常规神。

    霎时间,震天动地,唐鸿终于见识到顾问级别的战力,一巴掌直接掀翻常规神,血红的袍子飘动。

    那是余茗的愤怒!

    她以为,

    莫修生卢昱岷包括牛贺川全都牺牲了。

    她以为,

    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这些同袍。

    幸好有唐鸿,幸好有唐鸿,余茗根本不克制这些翻涌的情绪,她充分调动情绪的力量,增益人体,增益意志。

    另一边。

    冯图满脸惊诧的抱起李光磊飞一般跑向楼内:“这,这个伤势……”

    正常来讲,这么重的伤势,李光磊早已经死了才对。

    到底是什么吊着李光磊最后一口气?

    冯图不知。

    唐鸿不知。

    两人急匆匆上楼,在二层,找到一个空着的明亮病房。

    “拉上窗帘,快快快!”

    冯图把李光磊放在床上,转过身拿起一根根金色神力输液管,脑门都微微冒汗。

    “阳光直射有影响?”

    唐鸿并没问出口,左脚发力,直接跳过去拉上深色窗帘。

    哗!

    窗帘拉上!

    输液管准备完毕!

    而躺在床上的李光磊,血液好似已流干,只有一滴滴少量鲜血,由断裂手腕流淌出来,蔓延白色床单,染上殷红颜色。

    冯图双手都发抖!

    这个伤势太重了!

    他实在无法影响李光磊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况,肠子大量断开,弥漫血气的内脏暴露在冯图的目光之下,好像是千刀万剐的极刑,一次次贯穿人体。

    心脏部位,没动静。

    整个腹部,全烂了。

    “我的天。”

    冯图焦急而又冷静的扎入一根根金色神力输液管,拿起针线,试图把李光磊伤口缝起来。

    但……

    伤口太多了……

    确实,冯图瞧不上李光磊,一直认为李光磊服用高级神物就是浪费。可是鄙视归鄙视,他不能见死不救。

    超凡之间的恩怨,正面解决!

    背面使坏的行径,不是超凡,永远成不了超凡!

    “撑住!”

    “吸气!”

    冯图急声叫起来,缝着伤口,他感觉好像在处理一具尸体。

    完全没动静。

    心脏再不跳起来,神力注入也没意义的啊。

    “吸气,吸气,吸气!”

    冯图真的急了,瞳孔缩紧,针线在指尖穿插、跳跃、闪烁。

    他已经拼尽全力。

    房间内依旧寂静。

    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脉搏声音。

    一针一线,两双目光三个人,震感却很强,窗外响起激烈的轰鸣之音,与房间内这张床上的尸身形成了鲜明对比。

    神力还在注入。

    墙上的闹钟指针还在嘀嗒嘀嗒的转动。

    蓬!

    唐鸿一拳砸在自己大腿上,压抑着咆哮起来:“李光磊你这贱人!”

    蓬!

    那心脏忽地一颤。

    很微弱,微不可查,但又坚定不移的跳动了起来。

    “好吧。”

    唐鸿脸色平静:“我撤回上一句话。”

    冯图怔了怔,一边缝合李光磊身上伤口,一边摇头失笑道。

    “真奇怪。”

    “以标准超凡的意志,应该撑不到现在才对啊。”他说道:“这么强烈的求生欲已经不是单纯的想活不想死,而是期盼着什么,真让人想不通。”

    接着。

    冯图换了一根针,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唐鸿,没想到你还敢跟这家伙一起参战,要知道……”

    “他是顶级。”

    坐在一旁闭上眼的唐鸿忽然打断冯图的感慨。

    “冯图。”

    “躺在你面前的,是一位顶级。”

    唐鸿依然闭着眼,但那语气,异常的认真严肃。

    ……

    半个小时后。

    累到极限的唐鸿再次睁开眼。

    映入眼前的面孔,是余茗顾问的轻声询问:“感觉如何?”

    “还行。”

    唐鸿对了对口型,撑着座椅,勉强起身。

    他指指床上的李光磊,又指指房间之外。

    两人到门外,唐鸿才开口,揉了揉眉心之处:“余顾问,一切都结束了吗?”

    余茗点点头:“赢了,一尊危险神和三尊常规神全都击毙。那个超凡层次的信徒正在查,暴露一个,就有机会追查出更多信徒。”

    “后续工作很繁琐。”

    “短时间也说不清……牛贺川要死要活的吵着要见你,你先去看看他吧。”

    余茗面露无奈之色。

    显然,她也劝不动牛贺川,那倔强的性格仿佛一头牛。

    “好,我过去看看。”唐鸿经过方南洵的房间,往里瞧了眼,惊奇地发现方南洵沉沉睡去。

    余茗在旁解释道:“方南洵的身躯发生了轻微异化,昏睡过去,总部鉴定过了是好事儿。”

    唐鸿恍然。

    估计在开战之前,方南洵就撑不住困意绵绵,倒头睡过去。

    又跟余茗确认了两遍,看到方南洵房间的医疗设备都正常,唐鸿走向牛贺川所在房间,推门而入,闻到苹果的味道。

    双臂双腿快要完全成型的牛贺川靠在床头,面前漂浮着一个啃了一小半的青苹果。

    意志力干涉现实。

    确实强大。

    看见唐鸿满脸苍白走进来,牛贺川很明显愣了一下:“唐鸿?你怎么还没有撤离?脸色这么差,伤到哪了啊,快过来让我瞧瞧。”

    “伤的不重。”

    相对李光磊而言,唐鸿认为自己这点伤,根本不叫伤。

    “只是体力耗尽了。”

    唐鸿挤出微笑,走到床边,轻轻喘着气:“我感觉有点虚脱,可能要歇息两天。”

    “这可不妙,要注意身子,虚了可万万不行。”他打趣起来,又仔细观察唐鸿体表肌肤,较为红润,伤势的确不严重,牛贺川这才放心说道:“徐韵寒她们都撤退了吧?”

    唐鸿点头:“恩。”

    牛贺川又开口道:“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做,太危险了,跟着徐韵寒一起撤离才是正确的决定……好了,今天先到这儿,我等会还要见一个人。”

    是的。

    他在等待一个人。

    “哦。”

    尽管唐鸿觉得牛贺川讲的这些话有点奇怪,但脑袋乱糟糟的,也没心思想太多。

    唐鸿起身离开。

    却听到背后响起牛贺川乐呵呵的声音:“除了余茗,唐鸿你还是战后第一个过来看我……”

    唐鸿扭头疑惑道:“什么啊,不是你非要叫我过来的吗。”

    牛贺川怔了怔,好像没听清。

    “啊?”

    他正咬着青苹果,大眼瞪小眼。

    唐鸿皱眉道:“总部余茗余顾问说你吵着要找我,可能是她误会了什么吧。”

    这一刻。

    似有雷鸣打穿了双耳之间。

    他想见那位顶级,余茗答应了,没过几分钟,唐鸿进来了,牛贺川仿佛想通了明白了难以诉说的事实。

    “难道。”

    “唐鸿就是那个人!?”

    牛贺川完全懵了,目无焦距,略微沉吟了一下。

    不科学。

    应该是哪里搞错了吧。

    牛贺川咬着苹果,吭哧吭哧,咽着苹果味唾沫:“那个,那个打到楼下正门口的全盛阶段常规神……”

    “难道是……”

    “你……”

    牛贺川不知怎么问。

    万一是误会,那就太尴尬,会影响唐鸿自信。

    “什么。”

    唐鸿挠头淡淡道:“那尊常规神我不是打死了吗。”

    此言一出。

    室内寂静。

    好似时间都定格。

    牛贺川仍然咬着青苹果,那牙齿仿佛镶嵌在果肉之内,整个人纹丝不动的愣在床头。

    咔嚓一声。

    若无其事咬了口青苹果。

    牛贺川感觉耳朵聋了,眼睛大概也瞎了,浑身全都动不了,只有僵滞的思维还在一点点运转,宛若生锈的机器。

    站在自己面前的……

    年纪轻轻的唐鸿、加入黄河组织没多久的唐鸿、进入总部特训营不到三个月的唐鸿、目前还不是超凡,无法领取华国的注册编号、总部一致认为明年才能达到顶级的唐鸿……

    独自杀了常规神??

    还是一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可,可是。”

    “你怎么能杀得了。”牛贺川没发现他嗓子变得沙哑:“正常来说两个顶级超凡者都很难杀死一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可能吗,科学吗,唐鸿还是人类吗。

    牛贺川觉得自己大概遇到了一个不逊于伟大神祇的幼生期生物。

    “恩。”

    唐鸿回想了一下:“那东西确实很难杀,神躯又没有弱点,我只能一点点把祂磨死。”

    牛贺川表示茫然:“这样子的啊。”

    唐鸿一脸认真道:“我始终相信只要我们够坚强,不服输就不会输,遇到问题就尽量解决问题,努力解决一个,再解决另一个,不要停不要逃跑,你会发现胜利就在眼前,其实不难,至少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你说的好有道理。”

    牛贺川讪讪一笑,他真是差点信了。

    “能不能具体讲讲。”

    牛贺川又说道:“恩,讲讲你是怎么杀的那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说不出的震撼,萦绕他心头,牛贺川预感到这一战恐怕要捅破天了。

    “就那么几拳。”

    唐鸿轻描淡写的比划几下,终于明白牛贺川嚷着要见自己的真正意思,背负双手轻叹道:“我都把祂打爆了,依然不见血,原来神祇真的没有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