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人之力(上)【求首订!】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今日弑神,第一信念,扎根在心底的无限动力之源泉!

    神祇诱惑算什么!

    一拳破之!

    隆!

    随着力量、意志的节节攀升,唐鸿整个人好似弥漫着盖世凶焰,一条条血管筋脉开始凸起,一根根骨骼关节隐隐暴露。

    肩头撞飞李光磊……

    凝视常规神……

    再到这一刻爆发,凶暴绝伦,可以说整个过程还不到两秒,就如同隐忍多年的火山,轰轰烈烈的沸腾,唐鸿把力量意志混合着临时信念统统打出去!

    蓬!

    一击打退常规神!

    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唐鸿眼里燃烧起无边战意!

    柔韧、耐力这两个要素根本撑不起这么强的劲道……境界翻倍的炉火境抵消了大量压力,一气呵成的爆发,极为流畅。

    ‘战!’

    右脚往前一迈,左拳跟上,唐鸿这一记暴然劈挂的力道直接超越了顶级门槛的六十吨级!

    轰隆!

    一拳劈下,空气为之分开,蒸笼一般艳阳天仿佛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浪直线的痕迹,起自唐鸿,落至这尊常规神!

    吼!

    神躯纤细、两个头颅的人形常规神挥动淡金色短刃,连着的细线颤动,这条线也是神躯的一个部位,包括那三条腿部如同幻影切割,神圣无情的神力斩击对撞唐鸿这一拳。

    咚!咚!

    眨眼间碰撞两次,唐鸿感觉拳面微微裂开甚至流出血!

    ‘居然……’

    ‘这么微弱的伤势!?’

    电光火石间,唐鸿察觉到了意志力关键之处。

    人类的意志,有效弱化神力神息所产生的毁灭伤害,好比是神力神躯可以无视热武器轰炸。

    ‘是信念!’

    ‘第一信念是意志力的核心!’

    他顿时回忆起李光磊讲述过的概念。

    意志力是空空如也的包装,只有诞生了超凡者第一信念,才能闪耀出真正的意志之光。

    信念是核心,信念是原则,而唐鸿的信念:

    弑神!

    弑神!

    嗤啦一声轻响,唐鸿浑身抖擞,破破烂烂的衣襟化为布条飞舞起来,他猛地大步穿过,左掌抓住那短刃,弹动右拳!

    柔韧要素大爆发!

    几如弹簧压抑到了极限,弹射出恐怖劲道,打出力量,打出意志,打出那无坚不摧的信念!

    耐力要素提供大量体力……

    炉火境飞速地消去疲劳……

    他越来越熟练掌控体内这股澎湃不绝的力道。

    他越来越明悟理解心间这个熠熠生辉的信念。

    【一人之力】的机制,唐鸿还是第一次激发出来,力量意志的暴涨肯定会让人失去掌控力,变得僵硬,变得生涩。

    但境界暴涨,帮助唐鸿渐渐地适应一人之力。

    体内氧分子流水一般的消耗,很快就剩二分之一不到,五分之一,直到十分之一的氧气底线,必须得寻机换气。

    ‘后撤!’

    唐鸿如此想着,悍然往前一撞,左脚踏碎水泥地,右脚好似出膛炮弹,所过之处,空气扭曲了起来。

    远远不止六十吨!

    七十吨级,八十吨级,层层递进的超凡之力由脚底往上传导,通过筋脉骨骼的韧性加成,拧成一股劲,甚至那腰部伤口再次崩裂。

    嘭!!!

    这一脚向死而生,弥漫出凶残无忌的惨烈之意,几近于九十吨级的超凡之力!

    人形常规神后撤少许,三条腿全数架起。

    这是真真正正的超凡之力,不再是封锁牵制,而是击伤击毙,任由这一脚落在神躯之上,完全能踢碎祂的部分神躯。

    悄无声息的碰撞。

    随后,泛起一圈浅气浪,第一信念携着意志力,通过劲道,穿透了神躯表面。

    神力神息入体,具有可怕杀伤力。

    相应的,超凡的信念意志,一旦打入神躯也能对祂们造成难以磨灭的严重伤害。

    只见祂金色神躯淡化了少许。

    经过徐韵寒消耗,以及李光磊死战不退,那神躯淡化了十分之三,现在则是淡化了十分之四五,超凡者阻击神祇,若想将其击毙,只有这一个方式:

    磨灭、磨光祂的神躯!

    再怎么常规的神祇,依然有神的属性。祂们神躯是整体,部分神躯的损伤可瞬间补充,不影响实力。

    ‘退!’

    唐鸿内心闪过一个个缜密冷静的思绪。

    他往后退去,刚退出二十米生死线的范围,常规神追杀过来,仿佛也知道超凡者换气弱点,的确有智慧。

    呼哧,呼哧!

    唐鸿拼命喘着气。

    独自一人阻击常规神,没有超凡的配合,很难退到警戒线换气,生死线能换气就相当不容易,唐鸿只能靠自己。

    求仙拜佛没有用。

    他隐隐体会到李光磊一个人死战不退的壮烈、绝望、与希望。

    当绝望希望并存……

    不如一战!

    尽情去战!

    唐鸿换气完毕,瞬间迎上去!

    【叮咚!】

    【初次体验一个人对抗神奴,一人值加五】

    竟然如此,危险神是神仆,常规神是神奴。

    唐鸿嘴角扯动,再次退到生死线进行换气。

    他无暇考虑过多。

    因为常规神被系统唤为神奴,就大意轻视,着实太可笑。

    跟神祇搭上边的……

    依旧是凌驾正常人想象范围的神仆神奴!

    “唿!”

    唐鸿吐出一口气。

    闭气实战,体内不能含着气,极有可能被神祇针对此处,迫使超凡者不得不吐出这口气,而一旦吐气,无孔不入的神息就会蔓延到人体之内。

    ‘等等。’

    ‘神息入体。’

    他瞬间想起第二次服用标准神物的时候,激发了【孤傲无双】。

    孤傲无双:

    拒绝一切外力介入,令身躯临时产生抗性。

    唐鸿下意识就想开口吸气试一试。

    但绝对理智的临战状态,让他立即打消这个莽撞的念头,只是把跃跃欲试的心思藏在心灵最深处。

    激战之际,尝试这些,简直在找死。

    一人之力与孤傲无双明显是两个不同的奇异状态,能否叠加,能不能同时激发?

    ‘闭气!’

    意志力强大,令意识强大,提供思维运转的巨大效率。

    刹那间,唐鸿想了很多,但就在下一时刻,统统抛开,唯有燃烧起来的恐怖战意,以及弑神的信念,永存心间。

    ‘来!来!’

    唐鸿隐隐感觉到身体器官充斥着氧分子,如大雨倾盆。

    顿时踏出两三步,闯入生死线,直面常规神,第一信念好似大日悬空照耀着身心各处,源源不绝的意志附加在体表,唐鸿掌心劈开祂的淡金色短刃,执掌抓过去。

    仿佛要抓碎山河四海。

    蓬!

    直接抓起祂头颅,借着全身力,往地上狂然一抡!

    蓬!蓬!

    唐鸿抓着祂脑袋朝着水泥地面一顿狂砸,水泥咔咔的裂开。

    被摔来摔去的神躯渐渐淡化,尽管砸在地上,对神躯造不成半点伤害,但通过震荡效果,唐鸿把意志信念一点点灌入神躯内部,或者说砸入神躯更准确。

    几乎是冰融瓦解。

    携着第一信念的意志力对祂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吼!

    祂挣扎着,挣脱唐鸿的擒拿。

    吼!

    又扑杀过来,那纤细神躯淡化了十之六七,短刃横切,三条淡金色腿部刮起狂风一般的杀向唐鸿,两个头颅也隐隐吐息着莫名力量。

    神息在加强!

    神力在爆发!

    烈日高照,蓝天澄净不见云,血肉之躯以信念驱动意志跟这尊常规神近身搏杀!

    大楼前方的空地。

    玻璃正门已破碎。

    高达百吨冲击力的惨烈碰撞,俨然是一场风暴过境,坚固的水泥地面寸寸开裂,一个个小坑之上飘洒着灰尘粉屑,沉默无声的血战,乃至于六号超凡疗养院这栋大楼都在微微震颤。

    摇晃倒是不至于。

    但置身其内,人人都清晰察觉到无比明显的震动。

    又因为距离较近,唐鸿血战常规神就发生在大楼正门口,就导致这些震感出奇的强烈,几如潮起潮落,永无止境似得。

    偶尔有间断时刻。

    震感只是稍微减弱又一次传递过来。

    “那是谁?”

    一个昏暗的房间,灯光晃荡,帝都顾问莫修生勉强睁开那一双因为参加特训营异空间结晶之战而歪斜的明亮眼睛。

    十几年间,莫修生参战无数,有胜利也有失败。

    他清楚……

    这样的激战频率……

    有人在独自阻击一尊全盛阶段常规神!

    莫修生继续躺着,整个人焕发着金色微光,仅有脑部,完好无损,其余部位都处于治疗阶段。

    “楼下是谁人?”

    “总部的哪位顶级?”

    莫修生侧耳倾听轰鸣之音,脑海闪过一门门超凡战法,依次对照起来,欲要分辨这人到底是谁,下一刻感到熟悉。

    “好像是方南洵那门劈拳。”

    “奇怪了,在我印象里,总部这边可没有主修劈拳的顶级。”莫修生睁开眼睛又缓缓闭阖,嘴角勾勒笑意,昏沉地睡了过去:“应该是军方超凡或者其他机构的顶级吧。”

    希望我还能醒过来,再一次睁开眼睛……

    希望我还能看见这世界……

    莫修生淡淡想着,生或死,根本撼动不了他的可怕意志力,打破第三次极限的超凡意志,足可镇压求生欲!

    另一房间。

    花香弥漫。

    顶级超凡者彭明瞪着眼睛:“帝都附近有能力单独对抗常规神的顶级,我全都挑战过了。”

    “听起来……”

    “我应该没遇过这位顶级。”

    彭明明白这次突袭必定是全盛阶段常规神。

    而震感如此强烈,想必是以力量要素为主的顶级超凡者。

    “是哪位?”

    彭明百思不得解。

    这一刻,二十多个不同的房间内。

    一位位超凡伤员相继睁开眼,或是昏睡到清醒,或屏住呼吸,都有些莫名的期盼。

    “不是徐韵寒,估计撤离了,现在只剩这一人阻击神祇。”

    “听起来不是顾问,仍是顶级。”

    这些伤者,多为先驱超凡,顶级超凡。

    仅仅是倾听激战的碰撞声音,便可推敲出几分。

    以众人参战经历,熟识好友加起来足以覆盖帝都周边的超凡世界,可却没一个听得出此人身份。

    徐韵寒都撤退了。

    反倒是众人全都不知不认识、可能见都没见过的神秘顶级超凡者还在守护着这栋大楼。

    这已经……

    完全不在超凡义务范围内。

    按照惯有的决策,他们这些人应该被舍弃了才对劲。

    “要能活,谁不想活。”

    超凡们伤势严重,难以起身,更别说挪到窗口去观察外界战况,只能凭着多年以来的经验,在脑海模拟出这一战的大概状况。

    轰鸣减弱,这人在寻机换气……

    无人相助,无人配合,确实只有这一人在此……

    第三次换气,第五次换气,直到第九次换气,神息暴动,神力扭曲着动荡着闷热空气发出撕裂之音,大约是神术发动……

    此乃神术的声响!

    顾名思义,神祇之术,通过神力与神息的奇异配合,又或者激发一部分神躯特征,施展神术,杀伤力相当可怕!

    而一旦常规神施展神术,也代表此战到了最后关头。

    这附近可没有神之祭台,常规神施展神术,消耗祂的神躯,相当于最后拼命的手段,轻易不会动用。

    是赢是输,很快见分晓。

    众人都目光发亮,闪过一缕缕神色各异的光芒,或期待,或紧张,或淡然微笑起来。

    “快闪避,切记不可硬碰硬!”

    “最后时刻了,若能成功,又一位顶级屠神的人物啊!”

    以顶级之身独自击毙常规神,还是全盛阶段常规神,这等人物全国范围也不多见。

    事已至此,众人反而不紧张,暗暗地期待起来。

    这时。

    破碎的玻璃大门正前方。

    吼!

    一记神吼,三角棱形的两个头颅猛然间左右摇摆,没有眼睛鼻子嘴巴的无面头颅显化漩涡,逆时针塌陷,紧跟着一团无比凝炼的金色焰苗跳动起来,朝向唐鸿,豁然一涨。

    嘭的一声轻响,焰苗拉长,仿佛瞬间窜起来的天边火烧云!

    唐鸿一惊……

    火焰居然能延长这么远?

    他眼角一跳,往旁侧闪去,余光瞥了眼刚才所在之处的水泥地面,阳光下隐隐发软,好似冒着泡。

    水泥地面熔解了!

    这什么火焰!

    唐鸿只觉得心头一凛,对神术更加警惕,便见到又一记金焰冲击眨眼间来到面前。

    那灼热……

    那威严……

    唐鸿偏头再闪避,心生决定,理智赋予他清醒的思维。

    ‘闪避不可行。’

    ‘我的灵敏要素、速度要素还没有突破极限。’

    灵敏、速度,还不如标准超凡的唐鸿如何闪避。

    没人配合,没人掩护,唐鸿能闪过两次已经是险之又险。

    ‘不能再拖延时间……’

    ‘不能再消磨神躯……’

    楼内的诸多伤员,都以为唐鸿是一位顶级。按照局势,拖延时间,等祂越来越淡化的确是最佳办法。

    但是唐鸿拖不起。

    他快要无以为继。

    体力见底,汗如雨落,筋骨都在嘎吱嘎吱的作响。

    再这么下去,唐鸿知道他撑不到神躯耗光的时候,就会力竭甚至是当场虚脱晕死过去。

    ‘既然如此……’

    唐鸿眼底如有细微电光撕裂了这片天地:‘那就想办法,找机会弄死祂!’

    神术,说白了,无非还是神力神息或神躯。

    超凡,意志力,包括第一信念都可以抵挡。

    唐鸿抬头,汗水枯竭,眼睛却明亮至极,盯着第三次金色神焰的冲击,一点点扬起左手。

    ‘人类的意志不屈!’

    ‘而信念,弑神信念,对神祇更加克制……’

    人有信念!

    就有了一切可能!

    弑神信念,酝酿凶意,如同雷霆沸腾在唐鸿心间爆发出恐怖咆哮。

    这信念,与李光磊的第一信念截然不同。

    若要分三六九等,弑神属于第二等甚至第一等级的信念,若要分强弱,在这个时刻,没什么信念比弑神更适合唐鸿了。

    ‘弑神!’

    ‘弑神!’‘弑神!’

    唐鸿催动信念,附加意志力,用左手边缘尝试接下来这门神术。

    金焰冲击,只一秒,就横扫三十余米。

    唐鸿刚刚闪出警戒线之外,眼前微微一热,左掌接住神术。

    难以想象的痛楚入侵掌心,沿着整条手臂,蔓延到了脑海。

    神力倒是没想象的那么强。

    只是掌心热了点。

    关键是这股金焰灼烧神经所产生强烈痛苦、仿佛无数针尖穿透了脑袋,隐隐超过人类定义的痛苦极限。

    唰啦!

    淡化了十之八九的这尊常规神杀到唐鸿面前,那金色短刃扬起,迎着日光折射出圣洁意蕴。

    同时。

    祂没有丝毫大意。

    那两个三角棱形的无面头颅再一次发出神术。

    ‘你……’

    ‘终于过来了。’

    唐鸿低垂的脑袋,瞬间抬起,近身撞去!

    金焰冲击,主要是神经痛苦,若能撑得住,便不算什么,而唐鸿恰好经历过大量增加一人值的剧痛——他惊奇地发现,经历过神经痛苦,好像会产生抗性。

    嗤!

    肩部撞短刃,直接穿过去!

    鲜红的血液,汨汨流出来!

    用骨头将其卡住,唐鸿脸色流露出一丝狰狞,残暴,无边无际的杀意,这就是弑神信念!

    神,

    也会感到疼痛吗?

    唐鸿用左肩骨骼限制短刃,用左臂朝下挡住祂腿部扬起,右掌径直推着那两团金色神焰,硬生生推了回去,往祂头颅甩过去!

    嘭!嘭!

    唐鸿抡起右掌,连续两巴掌差点将祂的头颅打爆,弑神信念的恐怖之处终于展现了出来!

    整个人隐隐跳起,

    压着这尊常规神,

    好似苏醒过来的庞古巨人拎起大锤一击又一击势要把山河打碎!

    唐鸿一拳砸下去,乃至于五指筋骨都碎裂,掌心冒出血迹,一口气砸了几十次仍不停歇,豁然张开拳,五指如扇抡圆了轰过去!

    嘭!!!

    上百吨冲击力咆哮着轰鸣着凿在两个头颅上!

    ‘请问……’

    ‘神,也会流血吗。’

    祂的两个头颅,微微凝固,裂开一条条裂纹。

    咔嚓。

    轻轻地炸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