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夕阳下的奔跑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哒哒。

    络腮胡移动鼠标。

    光毽点击着,打开加密信息,络腮胡拿起手机,对准电脑摄像头扫了个实时变化的二维码,便看到信息全貌:

    姓名:唐鸿。(备注:本年度七月份入营学员。)

    年龄:22周岁。

    合同时间:5月5号。

    入营时间:7月1号。

    打破意志力极限:7月5号(待验证)

    啪!

    络腮胡嘴角抽搐了两下,一巴掌拍在桌面:“刚才说什么来着?”

    那张蓄满络腮胡的脸庞变了颜色。

    “怎么。”

    方南洵不明其意。

    “过来看。”

    “有位打破意志力极限、刚入营的这期特训营学员,是不是你推荐的唐鸿。”

    络腮胡的错愕目光,对上了方南洵的茫然视线,几如流星撞彗星。

    办公室仿佛定格。

    寂静了一下。

    刹那后。

    两人脑袋几乎是挤在一起,两双充满震撼的眼睛聚焦于电脑屏幕,方南洵只觉得眼角狂跳快要闪瞎了。

    他不禁屏住呼吸……

    从上到下……

    从头到尾……

    仔仔细细又端详了几遍,确认无误之后,他搓搓脸颊,倒吸着空调冷气,喃喃道:“我是五月初旬才遇见唐鸿,现在是七月初旬。”

    方南洵已经尽量高估唐鸿,可现在发现仍然是低估了他。

    入营第五天,打破意志力极限!

    这个记录,可以说空前绝后,传出去足以惊动官方。要知道那一夜的监控视频,官府有备份,也在关注着唐鸿,只不过被方南洵抢先一步。

    让所有超凡全都去参军,不现实。

    所以才有了黄河组织这种华国官府跟民间的合作机构,准确来讲,黄河组织更像是一个国企,任务信息、各方面资料都是跟军方共享的。

    包括人才。

    双方都在争夺有可能成为超凡者的人才,谁抢到就算谁的。

    到最后都是华国注册超凡者,都是为国参战,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太快了。”

    方南洵连连摇头:“幸好阗生组织诱捕危险神的实验,我过去帮了一下。”

    “真是两个月?”

    络腮胡彻彻底底震惊了。

    从接触超凡,到打破极限,居然只用两个月。

    方南洵却道:“不不,恐怕不到两个月。我没给过神物,超凡练法也是入营前一日,唐鸿才入门小成。”

    络腮胡挠挠脑门,呲牙道:“我先派人去核查一下,核查无误,直接汇报雷总长。”

    “对了。”

    “你不过去看看他?”

    络腮胡面色激动,点动鼠标,抬头看向方南洵。

    “不了。”

    方南洵摆手。他这次到帝都,有重大任务在身。

    ——

    特训营,餐厅内,回荡着窃窃低语。

    每天都准时出现的总教官牛贺川不知去哪了,渐渐习惯大嗓门的学员们面面相觑。

    有人看见唐鸿站在餐厅门口,只是说了几句话,总教官牛贺川就急匆匆拖着唐鸿冲向第四栋楼房。

    “出事了?”

    “不会是唐鸿惹怒了总教官吧?”

    “怎么可能,你没发现总教官最多凶一凶我们。”

    “难道……”

    “唐鸿是神祇信徒!”

    这个猜测,烈火燎原一般,蔓延在众人心头。

    “集合!”

    分管队列的六位教官来到餐厅怒喝道。

    整整迟了十分钟!

    没有总教官就不训练了吗!

    六位教官领着众人前往地下一层的跑道,全体慢跑,开始意志力训练。

    趁着众学员冥想空隙,李光磊跑到地下二层。

    他就想问问,唐鸿还练不练了,还有总教官牛贺川到底在对唐鸿做什么居然拖延这么久。

    刷卡进入实验室。

    李光磊看到总教官牛贺川脸上流露出史无前例的笑容,无比和蔼,令他打了个寒颤。

    唐鸿在旁边静坐,大概在冥想。

    “牛老大!”

    李光磊盯着牛贺川:“唐鸿是我带的学员,有事理应跟我讲。”

    一方面,唐鸿目前由他负责。另一方面,也因为方南洵……他看到唐鸿就像是萌新学弟,能帮则帮,不能让唐鸿出事。

    牛贺川笑呵呵道:“从今天起唐鸿不必参与队列特训,由我亲自带他。”

    “这,不合规矩吧。”李光明眯起眼睛,皱了皱眉,他猜不透总教官牛贺川什么意思。

    唐鸿表现,的确亮眼,但还没到总教官单独特训的程度。

    “恩?”

    牛贺川指指坐在地上的唐鸿:“唐鸿已经打破意志力极限,总部核查人员刚来过做了记录。”

    李光磊一怔,警惕心散去,怀疑自己听错了。

    按照他们几位教官的预估,萧子允能在十月份打破极限,唐鸿则是十一月份左右。

    低下头,搓了搓脸颊,李光磊尽量平静:“很不错,我不如唐鸿。”

    “但……”

    “他怎么就忽然打破意志力极限了?”

    李光磊一脸纠结的样子,眼神都变得呆滞,看看牛贺川又看看唐鸿。

    千言万语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太突然了!

    晴天霹雳!

    仿佛是毫无征兆一记震天雷把人震得失魂落魄。

    这……

    简直在挑战李光磊仅有不多的想象力。

    “这个,咳咳。”李光磊张张嘴又抓起短发一顿搓:“能不能仔细说说?”

    牛贺川仔细说道:“中午在餐厅门口碰到唐鸿,我以为他要请假或者有什么其他的事儿,没成想,唐鸿就这么一句给我造懵了:‘我好像打破意志力极限了’。说句心里话,我现在还有些置身梦境的感觉。”

    “哦。”

    李光磊喘了口气,摇摇头。

    牛贺川也沉默,他听说过李光磊跟方南洵的冲突。

    外界都说李光磊仇视方南洵,他却不这么认为。也许是因为被寄予厚望,李光磊怎么努力也不行,心生惭愧就疏远了方南洵。

    内疚自责,他没法面对方南洵。

    “行吧。”

    总教官牛贺川晃晃手腕:“唐鸿也该进行身体方面的特训了。”

    正在静坐的唐鸿忽然道:“只要不去跑道都好说,一个人跑步太尴尬太无聊太没意思。”

    “说得对。”

    牛贺川深以为然:“不能让你自己跑。”

    哗!

    跑道之上,总教官牛贺川掀开金属网格,放出三十条恶狼。

    迎着几位教官的震惊视线,众多学员瞠目结舌的僵硬目光,牛贺川指了指唐鸿所在位置:“你们,追上那人有肉吃。”

    这些狼经过训练,简单些的指令都能理解,比如追人。

    嗷呜!

    黑压压狼群袭来!

    ‘好!’

    ‘来得好!’

    唐鸿抬脚开跑。

    七月盛夏,天高地阔,他与狼赛跑。

    微风拂面,夕阳下的追逐,是他快乐的源泉。

    “他……”

    郭泊君扭着脖子,仿佛生了锈的器械在缓缓转动:“真惨啊。”

    此情此景,他实在想不出可以描述这情况的任何句子。他感觉唐鸿很孤独很凄惨。

    “快跑啊。”

    一个个学员踮起脚尖望着跑道上那个人影。

    “总教官亲自训练?”

    站在一个队列最前面的萧子允目露精光,毫无情绪流露。

    他再有三个月必然会打破意志力极限,到那时,再分高低也不迟。

    “不过。”

    “这么爱出风头,欲成超凡?痴心妄想。”萧子允认为唐鸿跟他已经不是一路人,又孤独又怅然。偌大特训营竟没有哪怕一个竞争对手。

    而且……

    好好的五号种子再这么下去肯定会泯然众人,说不得清除记忆,离开特训营。

    “可惜了。”

    萧子允低头不语。

    另一侧。

    唐鸿则是着急。

    ‘一人值在哪。’

    ‘是不是这些乖乖跑的太慢了。’

    商量一下,快点追啊,唐鸿替这些小狼狼暗暗着急。

    这么慢。

    搞什么。

    不想吃肉了?

    跑了小半圈多些,系统界面闪过一段信息流:【初次体验一个人被一群狼追逐,一人值加一】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

    唐鸿回头望了眼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众多饿狼,欣慰的笑了,慈父般笑容。

    跑道内。

    两百多学员懵了。

    那几位教官也哑然无语。

    唯有总教官牛贺川,一脸错愕的好像明白了什么:“我误会了唐鸿的真正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