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失语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跑道外。

    左手拿着电流项圈遥控器的总教官牛贺川面色如常,看不出任何情绪。

    啪嗒。

    好似手抖,遥控器险些掉落。

    他翻掌一捞,重新拿起遥控器。严酷脸色发生着微不可查的变化。

    迎着日光,依稀可见,所有眺望这一幕的两百余入营学员化为神色惊愕的雕塑。

    仿佛按了暂停键,所有人的表情目光,当场凝固,茫茫然无法思考,望着发生在三百米之外的震骇场面。

    众人看不清……

    午后阳光却强烈……

    照耀那一位身影无比高大,又因距离较远,只见到渺小模糊的人影与那些凶狼瞬间碰撞在一起!

    “来!来!来!”

    一声更比一声高,回荡心间,表面却一声不响。

    他在沉默中爆发!

    最后一个字在心底炸裂,唐鸿忘记了一切烦恼与愤怒,畅快淋漓那一拳直接甩在扑向蒋璐璐后背的那头饿狼。

    浑身战栗!

    再考虑值不值得,再考虑有没有这个必要,统统失去意义。

    嘭!

    一拳劈腰,震劲炸出一声响,那头饿狼跌回去!

    又有三头饿狼扑过来!

    唐鸿感觉自己大概是疯了,从没有搏杀经验的他,居然要一个人阻拦这么多凶残饿狼。

    疯了就疯了。

    唐鸿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别碰这女孩!”

    唐鸿紧绷肌肉力量灌入拳头砸开一头狼,左臂架住一头狼,第三头饿狼直直咬向他脑袋。

    “滚开!”

    一头撞过去!

    瞬间爆发的力量好比哑铃撞击!

    左臂血流,狼口紧咬,强大意志力使他忽略剧痛,左手翻过来抓住狼口下颚,右手掰开狼口上颌,抛开这头狼。

    两三狼见他凶猛,绕过他,扑向蒋璐璐。

    “啊!”

    刹那爆发,已经尽力,他毕竟不是超凡,想要护住蒋璐璐根本不现实,唐鸿下意识一声狂吼。

    诸多饿狼同时发软倒下去。

    他这时才发现每条狼全都戴着金属项圈,大概是电流击晕,脑海闪过一个模模糊糊的推测。

    与此同时。

    偌大跑道早已经寂静到了极点。

    狼的哀鸣,引起亡命狂奔大部队的回头。这一回头,便是惊鸿一瞥,全都惊呆了。

    一个个僵在原地,那双脚好似灌铅再也挪不动。

    难以想象的画面在眼前,众人骇。

    紧跟着寂然沉默在蔓延,在发酵。

    无论是谁,都没想过。居然有人敢回头,敢直面那些饿狼,要知道鲜血淋漓的残躯还躺在跑道之上。

    两声凄厉惨叫依旧缭绕在心头。

    盛夏炽热,热得人汗流浃背,那身影仿佛有万丈光芒盖住了晴天烈日让人睁不开眼睛。

    “这就是超凡者吧。”

    “要是,那人成不了超凡。在场的还有谁能。”

    就算是饱读书籍的郭泊君也无力描述,词汇量异常匮乏。

    他莫名想到两句诗: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转念一想,又觉不恰当,郭泊君叹了口气:“狂笑惊散四方客,大怒偏向虎山行。”

    “了不起!”

    “了不起!”

    郭泊君喘息着,方才提心吊胆,强提着的一口气渐渐松开,极度紧张过后的空虚、彷徨、茫然情绪涌入脑海。

    双脚发沉又发软,浑身冒汗,是众人切实体会。

    被狼追着跑的紧迫感,听闻惨叫的心悸,再到这一刻眼睁睁看着那人回头举起拳,直到尘埃落定,一切皆无意义。

    “回去吧。”

    萧子允沉声说道。

    陆陆续续的抬步,众人往回走。

    这些人回到唐鸿所在位置。总教官牛贺川也领着尚未参加这一次特训考验的两百名入营学员来到唐鸿身前,他张了张嘴。

    牛贺川看着唐鸿

    刚刚那一幕,他确实吃了一惊。

    黄河组织属于民间机构,基本招不到军人素质的学员。

    而唐鸿的举动,是历届特训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例,正常人只顾着闷头逃跑。

    “你太冲动了。”

    牛贺川神色复杂,欲言又止:这是天生的超凡,同等天分甚至差些也无妨,特训营资源分配会优先考虑这样的人。

    但站在客观立场看待,唐鸿重要性远超蒋璐璐。

    虽然是假的,是一场考验,牛贺川仍然认为这么做不值得,他没说,唐鸿却能感觉到。

    冲动么。

    也许吧。

    唐鸿喘了口气,轻轻道:“傻子都知道的事儿,是啊,多此一举太幼稚……可是万一呢,万一有意外,万一这孩子就出事了呢。我要的,只是挡住这万一。”

    牛贺川顿时动容,从始至终他做的只是防止那万分之一?

    牛贺川凝视着唐鸿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色道:“我收回上一句话。”

    “不过还是讲一下。”

    “遥控器在我手里。即使信号出故障也没事,有两位教官在金属网格外面跟着你们。”

    牛贺川往前一步,指指右侧。

    唐鸿瞥了眼已经从金属网格另一侧翻过来的两位教官,又垂眸看着地面。

    “华禹死了?”

    “对。”

    牛贺川更加欣赏:“由于我个人的不慎失误,导致学员华禹死亡。”

    唐鸿扯了扯嘴角。

    他觉得华禹这人有些奇怪,没想到真的存在问题。

    甚至到了总教官不得不借助这次考验作为掩饰,将其杀死。

    “蒋璐璐!”

    这时牛贺川朝着蒋璐璐大喝,怒其不争:“你为什么站着不动!”

    他说的是刚才那一刻,蒋璐璐伪装鸵鸟的荒唐行为。

    牛贺川完全无法理解,很不悦。

    按照他对蒋璐璐的印象,这是个特别勇敢有胆魄的学员,适合高强度特训……他看人向来很准,今天竟然出错了,还是说蒋璐璐第一次特训就故意给他搞事情?

    蒋璐璐依旧没动,好像难为情,牛贺川走到她面前。便见到蒋璐璐双眼闭阖,小脸煞白,大约是晕了过去,连忙检查鼻息,脉搏,并无大碍。

    他皱了皱眉。

    不应该的啊。

    牛贺川琢磨着有时间再翻翻入营学员的详细资料,尽管他已经翻看很多遍。

    “医疗员!”

    牛贺川喊过来几个医疗人员,把蒋璐璐抬出跑道,抬到医务室检查。

    “她没事吧?”

    唐鸿冷静了一下,开口问道。刚刚情绪激荡,只顾着喘息,他忽略了蒋璐璐没动静的异常之处。

    “没什么大碍。”牛贺川罕见的多说了几句:“脉搏心跳都正常,只是太紧张导致暂时性晕厥,过会儿就好了。往届特训营经常出现类似情况,中暑之类的也有。”

    说完。

    牛贺川那双严酷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入营学员:“学员华禹的尸体就躺在那边,所有人排成两列跟着我。”

    依然是萧子允,唐鸿两人领头。

    但所有学员,全都一声不响的排在唐鸿后面。这一刻弥漫着发自内心的敬畏,信服,认可。

    还有那么一点点崇拜。

    要知道之前唐鸿当队伍领头,有人是不服气的,只当唐鸿运气好得到总教官的欣赏。

    现在却不同,众人都心服口服,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入营学员第一人。

    至于一号种子萧子允就差太多,除了评分高一点,跟大家有区别吗?

    没区别!

    牛贺川瞥了眼,没说什么,踏着一双铁靴。

    他站在华禹身边,让所有入营学员依次看清楚华禹那血肉模糊的血淋淋尸身。

    “死了?”

    “以假乱真吧?”

    “怎么可以这样子,我们参加特训营是为了成为超凡者,当初也没说会死的啊?”

    乱糟糟的低语,此起彼伏,没人能够镇定。

    假如唐鸿没回头,绝大多数人只会以为这是一场考验。

    华禹只是躺在地上装死。

    装得很像。

    而唐鸿左臂伤口流出的斑斑血迹还残留在跑道地面,让众人隐隐明白这场考验恐怕真的死人了。

    “是真的。”

    郭泊君弯着腰,又蹲下去,脸色一下子巨变。

    “他死了。”

    有人捂住脸低泣。

    有人侧过头,不忍目睹。

    有人瑟瑟发抖的惶恐,有人满脸愤怒的握拳,还有人冷漠平静的静静看着。众生百态,不外如是。

    “我原想告诉你们,这只是一场意外事故,特训会死亡,好让你们不留余地的投入训练,竭尽全力。”

    “我改变了主意。”

    “我说过,超凡的使命,是阻击异空间神祇!学员华禹遭到神祇蛊惑,他早已变成信徒,他试图把特训营的位置坐标发出去。”

    “所以他死了。”

    “背叛人类的信徒,必须死。”

    牛贺川负手说道:“明天这个时间在跑道集合,将由六位教官带着你们开始真正的特训!”

    众人失声,继而失语,只有闷热的夏日夜风吹拂着一个个冒出涔涔冷汗的震撼面庞。

    唯有唐鸿眼睛渐渐亮起来。

    超凡,神祇,他体内鲜血好似沸腾了起来。

    ……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失眠。

    神祇?

    信徒?

    没人愿意相信,矛盾的是也没人敢不信:“我终于明白家里为什么浪费大笔钱也要把我送进来。”

    “拥有信徒的神祇。”

    “不是生物,不是异空间来客,那是真正的神啊。”

    郭泊君瞪着眼睛,瞪着房间的天花板浅白漆面。

    ……

    一号种子学员萧子允所在的单人间。

    “不是伪神,不是假的神。”

    “是真的。”

    他低声呢喃。

    萧子允以为神祇只是生物代号,仅仅是一个称谓,源自异空间的奇异生物罢了。

    万万想不到,竟会有信徒,简直是骇人听闻。

    ……

    医疗室,消毒水味道很轻,总教官牛贺川盯着唐鸿:“有我在,特训营不会出人命。”

    唐鸿点点头,说道:“要是心理创伤呢。”

    “首先,有记忆清除器。其次还有心理医生负责此事。”牛贺川难得一见的微笑开口:“无望超凡者的人,最后都会回归到正常人的平静生活。”

    “现在是法治社会。”

    “你该不会以为超凡者就有资格主宰生死了吧,为所欲为?热武器对付不了异空间的神祇,却能轻易击杀超凡者。单单几个准备充分的狙击手便可伏杀一位标准超凡者。”

    唐鸿心头一动。他总算明白了超凡者的武力定位。

    跟他预料的差不多。

    超凡者,不是仙,没有移山倒海的伟力。

    唯有血肉之躯,抵御神祇的意志。

    唐鸿又心生好奇:“要是用热武器对付顾问级别呢?”

    总教官牛贺川摆了摆手:“除非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否则以顾问级别的意志力必生警觉,洞悉大多数热武器的锁定。”

    “顾问级别那么强。”

    唐鸿闻言微微怔了一下。

    从他与方南洵的平时接触,实在看不出方南洵到底多强。

    而现在。

    绝大多数热武器近乎无效的简练描述让唐鸿对方南洵有了更立体更直观的崭新认知。

    简直是人型导弹,不可思议。

    “那,顾问也是超凡吗。”唐鸿忍不住问道。

    牛贺川摇头:“别着急,那距离你太遥远。我能告诉你的是,超凡者名称源于超凡入圣这个词,而顾问级别依然在超凡范畴。”

    “治好伤,就回去。”

    “另外你发现的那张纸片,是上上期结业学员所留,我估计他在即将沦为信徒的时刻留下警告。此事已通报总部,想必会有神物嘉奖发给你……对了,留下纸片的人正是华禹的推荐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