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二个长期收益(下)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什么玩意?”

    方南洵怀疑自己听错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对于桑博士吞吞吐吐的样子,方南洵有些焦急。

    “等等。”

    桑博士默默思考,时而皱眉,时而摇头,对内心的猜测,有了更大的把握。

    桑博士说道:“刚刚对比我们在房间时、与我们不在房间时的实时测量数据,唐鸿看似紧张又不是。”

    “紧张,就是紧张性收缩……比如发财结婚啦,都会引起或深或浅的紧张……最直观的表现为心率加快,血压上升,血液流速减慢。”

    “而唐鸿。”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平滑肌收缩等等一系列紧张表现都没有。就好像有人在的时候,他是正常状态。一人独处的时候,他进入超频状态,数据表明他体内发生着‘与紧张截然相反’的细微变化。”

    “不可思议啊!”

    “你能理解吗!”

    “没伤口,没异变,我实在想不出除了紧张还有什么可能。我得记下来,未知的紧张类型。”桑博士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小本本,一边记录,一边说道。

    方南洵懵了:“紧张我懂,进入超频状态是什么意思?”

    桑博士摇头:“那只是比喻。”

    方南洵又问:“正常紧张也会导致无法入门吗。”

    桑博士沉吟了一下:“不知道。”

    “超凡入圣的领域,当前科技没办法完全解析。就譬如祂们不符合物质守恒定律,无附加意志力的低级动能,对祂们杀伤力特别微弱。”

    “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也不代表不科学。”

    “行了。”

    “反正你也听不懂。”

    “等会我先离开,你要表现出乐观积极的情绪,随便找个借口让他一个人练拳。紧张的问题,不要告诉他。等唐鸿成为超凡,我单独联系他。”

    桑博士摆摆手,也不管方南洵一脸茫然的神色,跑着回到房间,又一次观察那些实时数据,那双眼睛亮起来。他开始记录。

    记录完毕。

    他收好所有笔记,朝着唐鸿微笑点点头,径直离开了。

    方南洵在门口跟他握手道谢,满脸的轻松笑意,目送桑博士离开。

    他拎着一套衣服扔给唐鸿:“以后有机会可得好好感谢桑博士,他已经找出问题,忙着回帝都开会……你这几次失败呢,应该是没穿标准练功服的原因,牛仔裤运动服都会影响你的发力……换上这套衣服吧,再练必成,我去楼下抽根烟。”

    “你练你的。”

    “不用管我。”

    望着方南洵匆匆离去,像是烟瘾发作了。唐鸿一下子惊喜若狂,终于找到原因,他总算能入门了!

    没错的。

    他要相信专家,相信专业人士,更何况桑博士可是中央研究所的宝贵人才。

    于是……

    换上这套衣服……尽管唐鸿总觉得这套衣服散发着奇怪味道。

    那就试试吧,他缓缓拉开架子,似松似握的拳头当空劈出去。虽然还是没底气,但强大意志力使得唐鸿进入状态,这一刻心无杂念。

    刹那!

    入门!

    一秒还是半秒,唐鸿不知,他只是全身心沉浸在超凡秘法的愉悦海洋。

    ‘方南洵说得对。’

    ‘一旦练成,轻松无比,就像是玩游戏。’

    ‘甚至我能感觉到发自身心的快乐情绪将整个人笼罩着。’

    瞬间入门的唐鸿几乎忘却了时间流逝。

    反正他很喜悦,很惬意,舒服的不想停止。意志力凝聚起来,令他越来越专心投入,发力愈加标准,姿势愈加随意。

    入门以后,每一门超凡练法都需要经过微调,贴合自身,达到最符合最恰当的频率,才算是彻底稳固:

    即为拳术小成。

    回忆着方南洵的演示,唐鸿感应着一股力量从体内慢慢涌出,汇聚到拳头表面又绕回体内,练起来不累,练起来心旷神怡。

    他知道这是入门。

    他感应身体肌肉的细微变化,情不自禁的调整,好让自己出拳更为流畅、痛快,充满爆发力。

    或是一两分钟,或是一两个世纪那么漫长。

    在唐鸿收拳时,腰间一扭,爆发性力量自脚底升起传至腰腹之间,注入肩膀,推动着那一拳当空劈出,初始极慢,最后一刻才加速。

    骤然加速,震劲一炸!

    啪!

    唐鸿这一拳打出轻微脆响。正常人根本听不见,可的确存在。

    【叮咚!】

    【体验一个人练拳,一人值加一】

    看到、听到、感觉到那一段信息流的闪烁浮现,唐鸿顿时笑了,他猜测没错。

    超凡练法,便是第二个长期收益。

    嘭!

    房门被撞开,方南洵那张瞪圆了眼睛的脸庞写满震撼:“入门了?”

    “没啊。”

    唐鸿慢条斯理道:“小成了。”

    “???”

    方南洵正要失望,听到小成二字宛若锣鼓喧嚣的巨响,震得他一脸错愕。

    劈拳小成吗,看来是这几次失败的积累缘故。

    前九次的失败,并不是全无作用。而是为第十次打下基础,积累经验,铺垫到极致,再一举成功,这就是厚积薄发。

    失败乃成功之母。

    方南洵啧啧称奇。

    心念一想,又觉可惜。听闻当今六大天才,最多三次便入门,七次之内必小成。

    “都怪我。”

    “要是早点让唐鸿他一个人独自练拳,很可能两三次便会入门。现在就不清楚唐鸿究竟算几次入门。”

    方南洵没说出口,微微一笑,恭喜唐鸿。

    至于紧张的问题,他打算等唐鸿从特训营结业再告诉他,免得知道内情变得更紧张。可又担心唐鸿进入特训营,出现类似状况。

    唐鸿火急火燎准备出发的声音打断他思绪:“撤了撤了,动车要开了!”

    “等等。”

    “怎么。”

    “换完衣服再出发……”

    方南洵站在门外等待,一脸沉思的样子。

    透过门缝。

    方南洵清晰看到唐鸿依依不舍的表情。其实那是他随手拿了套医院存放的病服,还特意洒了点消毒水免得不卫生。

    很快。

    两人出发。方南洵白天没事,闲着也闲着就送唐鸿一趟。

    “你不介意吧?”

    车内环绕空调冷气,方南洵晃了晃夹着香烟的右手。

    “没关系。”

    唐鸿正在闭目思忖那门拳术,闻言睁眼点点头:“对了,前天有个事儿没来得及告诉你。阗生组织的张景,找过我,不知意图。”

    张景?

    方南洵点燃香烟,吸了口。他不认识这个人:“阗生组织的总部就在云海市。我没听过叫张景的超凡者。”

    唐鸿把那天他和范妤在巷子里的茶馆碰面,遇到张景的过程,仔细描述了一遍。

    “哦?”

    方南洵眯起眼睛:“劈拳这门练法是我独创的。大概在几年前,我担任特训营教官的时候,免去费用,广传练法,张景可能是当时的特训营成员之一。”

    唿。

    他吐了口烟气形成一团团凝而不散的烟雾。

    “你再想想。”方南洵若有所思的问道:“那张景两边手腕都戴着黑色布条?”

    唐鸿回忆:“是缠绕起来的。至于前天有没有缠绕黑色布条……当时天色昏暗,我没注意,看不清楚。”

    方南洵淡淡道:“估计他正在使用枯竭法类型的一个偏激方式,尝试成为超凡。”

    “什么意思。”唐鸿眼睛亮起来。

    “别问,别好奇。”方南洵似有告诫的幽幽说道:“以后别学他,急性子还想成为超凡者,痴人做梦。”

    “着急的,胆怯的,都别想打破意志极限。”

    “以前还有人试图避开危险,不参加阻击神祇,自己一个人尝试成为超凡者。”

    方南洵突然沉默。

    车内氛围,蓦地一冷,唐鸿不禁打了个寒颤。

    “然后都死了。”

    “独自成为超凡者,怕是天才也做不到吧。”

    方南洵拿着香烟,只剩烟头。他拿手搓了几下,很熟稔似得,看得唐鸿目光微微变化。

    他看过一部电影。

    那里面的主人公,是杀人犯,就使用这个方法擦去指纹。

    偷偷瞄了眼。

    那双指依旧如常,指纹清晰。

    迫害妄想症,真得改改。唐鸿垂下眼帘,便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望着云海动车站越来越近。

    车子停在进站口正对着的街边,他推开车门,半只脚迈出车外。

    回身。

    看着方南洵:“那房那车,我想买过来。”

    “可以。一百个积分。”方南洵扯了扯安全带,没侧身,好像对空气说话。

    唐鸿笑了笑:“谢谢。准备好过户手续。”

    “有信心是好事儿。”

    方南洵乐呵呵目送唐鸿远去,原想着只要唐鸿能够结业,就把那些俗物送给他。

    现在却不同,唐鸿心有底气,他不依赖旁人,想要真正拥有这一切,对心境有益处,对意志力有益处。

    再送东西就不是善意帮助,而是在侮辱唐鸿。

    “第三没问题。”

    “第二也可以争争。”方南洵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但入营第一名已经被人预定了啊。”

    ……

    时至下午四点。

    终于抵达帝都。

    “到了。”

    唐鸿猛地睁开眼,摘了耳机,背起背包,按照范妤发给他的站内地址,找到一身休闲装的范妤。她涂着口红,画着淡妆,婀娜身材配着那一双修长白腿,宛若明星般气场,回头率很高很高。

    颜值高,气质好,穿着打扮也时尚。

    “走吧。”

    范妤浅笑着来到唐鸿身旁。

    她附耳低声道:“总部有通知,这期特训营好像被人盯上了,到了酒店别乱走。”

    唐鸿微微一惊。“被人?还是被……”

    范妤强调:“人,是人。”

    唐鸿顿时沉默了,跟着范妤,前往酒店。

    坐落在帝都郊区的某处酒店,不偏远也不热闹,整个酒店最顶层住满了参加这届特训营的人,没有针锋相对,只有友善交流。

    有的开着门,传出特别具有辨识度的方言。

    有人站在走廊里,随口闲聊。

    全国各地的都有,五湖四海,仿佛大学开学的喧嚣景象。

    唐鸿拿着浅蓝色房卡默默走进一个大床间,脱鞋上床,小憩一会儿。

    “刚才那是谁?有点眼熟啊。”

    “咱们群里发过照片,是云海那边的唐鸿,据说有三位顾问看好他。被列为这届黄河特训营,第五个有希望成为超凡的种子学员。”

    “五号种子学员?”

    “是啊,特训营前三个月就会淘汰一百人。再过三月,再淘汰一百人,留到最后的一百人才是正式成员。”

    “现在的正式成员名额,那五人基本确定,相当于提前入围。特训营教官也会重视,重点训练……”

    几个人聚在一起,倚着门边,交流着各自仅知的信息。

    渐渐地。

    夜幕笼罩酒店。

    众人吃过饭,都回到各自房间,已经到了二十一点五十分。

    特训营倒计时:两个小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