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再遇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黄昏时分。

    蛋糕店外。

    唐鸿怔了一会儿,暮色火轮在他背后散发出漫天余晖,天边金灿灿,空气凉快了一些,照得蛋糕店巨大透亮落地窗染上了夕阳颜色。

    无与伦比的美景。

    在那落地窗内侧桌椅,坐着一个贝雷帽少女,手托下巴,五官精致,那脸蛋小巧玲珑。

    仿佛画里的人儿,有些不真实,因为太美好。

    “又碰到她了。”

    唐鸿脑海跳出几个字。

    转而又想到:“这就是不需要修图美颜的天生丽质吧。”

    唐鸿深深吸口气,神色自如,拿出手机,登入咸鱼APP,询问第三个卖家现在在哪儿。

    “我在蛋糕店,靠窗户,戴着浅青色帽子。”

    “……”

    看到这段话,唐鸿眼角一跳,看了看聊天记录,又仔细读了一遍,蓦地抬头望过去:“有缘千里来相会?”

    又惊又喜。

    所有特征都符合。

    第三个买家就是那位贝雷帽少女。

    ‘等等。’

    ‘她肯定看到那些商品标签了,舔狗送的不想要……她会怎么看待我。’

    忽有忐忑,继而又觉得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

    哑然失笑,唐鸿暗暗道:“一个人多好啊,我又没想脱单,又没想把她怎样。”

    凭什么会有做贼心虚的心情。

    再者。

    他卖的这些东西都是男款,她总不能给自己买吧,估计有男朋友的。

    “先把东西卖出去。”

    从惊喜到忐忑,再从好笑到风轻云淡的平静,所有的复杂念头在心间一晃而过,只用了几秒,唐鸿隐隐察觉到意志增强的确对思维意识有益处。

    意志不会发光,不会引人注目,意志力更像是内在修行。

    他推门而入,走到贝雷帽少女旁边。

    她抬头,

    乌黑清澈的眸子,一眨也不眨,直直注视着唐鸿。

    蛋糕店一切声音好似突然远去。

    那双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

    “咸鱼?”

    唐鸿晃了晃装着两条纯棉围脖的袋子。

    “是哒。”

    贝雷帽少女嗓音轻快的回应,歪了歪脑袋,浅笑道:“你这样子,把东西挂在网上卖,女票不会生气么。”

    “不会啊,因为根本没有。”唐鸿耸耸肩。

    “现在这时代,没有个特色标签谁会看,没人看就没人买……其实我卖的那些衣物都是积分换购,再不换就浪费了。”

    贝雷帽少女听着听着就乐了。

    “骗人是不对滴。”

    “我晓得。”

    唐鸿确实撒谎了。

    尽管他也搞不懂自己扯这些干什么。

    “你看看。”唐鸿把袋子递过去。

    “恩……没问题。”贝雷帽少女扫了眼围脖颜色,撩起耳边秀发,点了确认收货。

    “OK。”

    唐鸿点点头,便起身离开。

    “哎,等等,我也出去。”贝雷帽少女拎着一个小蛋糕,出了蛋糕店,抿着唇角低笑道:“好奇怪,好像在哪见过你。”

    唐鸿看了看少女。

    “唔。”

    他想了想说道:“没有吧,我也记不清了。”

    少女又问道:“你怎么回去呀。”

    “骑车。”

    唐鸿鬼使神差的藏起车钥匙,到旁边扫开一个小黄车,沿着路边骑行回学校。

    ‘不对。’

    ‘车子停在另一个方向啊。’

    唐鸿欲哭无泪,他怎么还是参不透美色都是红粉骷髅的真理,意志真是白加了。

    骑行了十多分钟,唐鸿又折回去。

    那辆车停在云海艺术大学的侧边道路,刚才停车时,前后还有两辆车。现在却没了,前面空着两个位置,后面也空着一个位置。

    “呼。”

    唐鸿吐了口气,把小黄车轻轻停在旁边人行道,准备坐进大黄车。

    哗哗。

    像是树叶的声音。

    其实是鞋底擦过路边砂石,响声传入他耳边。

    唐鸿随意瞥了眼,登时惊住,心底一下子升起巨大危机,乃至于浑身肌肉都在绷紧,他警惕看着张景。

    ‘糟了。’

    ‘这货怎么在这儿,他这是专程等着我?预备级超凡、阗生组织、张景!’

    显然。

    矮个子青年、阗生组织的张景刚刚就站在树后,他居然没有发觉。

    “唐鸿。”

    张景眯起眼睛:“看样子你认识我。”

    这句并非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你怎么认识我的呢。”张景脸色如同厉鬼一般,扭曲笑着:“是那天那句超凡者指日可待吗。”

    唐鸿点点头,没说话。

    这种突发情况,一旦遇到,说得越多,做得越多,死得越快。谁也不知道哪句话,或者哪个字,就会让张景发狂。

    他还记得,那天在巷子里的茶馆,范妤脸色都变了:距离超凡者只差一步的人,拖得越久,心态越加不稳定。

    “你在紧张?”

    “怎么可以警惕我?”

    张景呲着黄牙,笑容诡异,好像看见了什么耻辱的事情:“你为什么这么警惕,你不知……我是超凡者吗!”

    “超凡啊!”

    “超凡者什么意思懂不懂!”

    唐鸿瞳孔缩紧,超凡者何意,不能害怕超凡者又是何意。

    蓬!!

    毫无征兆一巴掌拍过来,唐鸿下意识劈出一拳,仿若自然轨迹,完美协调的左拳挡住张景,然而一股可怕力量从对面狂涌过来。

    唐鸿连退五步。

    “恩!?”

    张景愣在原地。

    夏风拂过,知了叫着,那一张扭曲笑脸渐渐化为复杂之色。

    “劈拳……是劈拳……是那门超凡练法。”张景目光一下子变得清明,狠狠喘了口气。

    “对不起。”

    张景站着,深深鞠了一躬,维持着弯腰姿势向后退去,退到街角,退到昏暗夜色。

    直到唐鸿再也看不见。

    “这个人……”

    唐鸿晃了晃左手,按摩左臂,这个人真是疯子。

    特意在此等着他,没说两句,张景就暴起动手。而直到张景离开,他依然不明白张景要做甚。

    试探?

    考验?

    可也不对啊,他是黄河组织的特训营成员,张景是阗生组织的正式成员。

    完全不搭边。

    还有……

    唐鸿紧皱着眉头,脑海似有灵光闪过:“根据张景低吼那几句所表达的意思:难道他突然暴起,是因为我的警惕!?”

    “我的戒备,刺激到了他!?”

    唐鸿实在想不通,只好给方南洵发送消息,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继续练拳。

    方南洵没回。

    他去云海分部办事处,也没找到。范妤说是方顾问又出差了。

    只好一头睡过去。

    特训营倒计时:三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