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挥泪大甩卖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的确可惜了。

    客厅内,十多个袋子散落在光滑地面,七零八落的。

    标签一个没摘,唐鸿一脸愁色。

    “我也用不上这条腰带啊。这件外套也太老,太正式。”

    “还有这什么内裤。”

    “名牌,名牌,名牌内裤就该卖高价吗?丧尽天良!丧尽天良!”

    唐鸿扯了扯黑色内裤,搁在腰间对比着尺码大小。

    不合身。

    太小了。

    他又拿起另一个袋子:“盛夏六月的围脖,虽然打了两折……”

    纯棉的,暂时不能穿,他怕把自己热死。

    ‘可是。’

    ‘任由这些新买的东西渐渐变旧,失去现有价格,是极大的浪费,是不可原谅的挥霍,完全不符合新时代大学生的道德标准。’

    唐鸿默默想到。

    怎么办。

    他只能祭出大杀器。

    掏出手机,进入应用商店,重新下载了咸鱼APP。

    “甩卖!”

    “购物发票、小票标签,一应俱全!”

    “七点七折跳楼价,请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便宜,舔狗送的不想要!”

    除了三件短袖衬衫和两条深色牛仔裤,唐鸿全都发布了上去。

    又在商品图片上,着重添加了两个诱人标签,他满意的笑了。

    【舔狗送的不想要。】

    【七点七折跳楼价。】

    商品所标注的这几个标签,的确有点吸引人,可也仅此而已了。

    唐鸿买的东西,均价一千左右,基本没有太知名的高档品牌。因此没多少流量,搜索的人并不多。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就很尴尬。

    直到五分钟之后。

    有人询问:“五折包邮立刻秒。”

    唐鸿回复:“八折包邮行不行。”

    那人不再吭声了。

    十分钟过去,又有人似有意动的询问:“一堆翻新货,别装了。我不要发票标签,便宜七百就秒了。对了包邮吗。”

    便宜七百……

    十几块卖给你还要包邮?

    “哦。”

    “你这什么态度,小心我举报,到底包不包邮啊?”

    “别做梦。”

    “卖假货的垃圾,装什么,你给我等着……”

    唐鸿把他拉黑,叹了口气。咸鱼个人卖家轰向有点惨,将手机扔到一旁,他不再理会。

    又唤出系统界面,盯着一人值。

    凡人:无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69%

    力量:41%

    境界:0.00

    一人值:35

    逛商场只增加了一点一人值。

    唐鸿使劲掐了掐手臂,又拍拍脑门,按捺内心冲动。

    “再攒攒。”

    “每逢大事有静气,不能急,慢慢来。”

    他主要是担心:意志百分比数值由九十九突破一百,可能会是个瓶颈。

    从量变到质变的那一瞬间、还有之前的积累,两者同样重要。

    最好一口气成功。

    包括方南洵、范妤也都这么说。第一次主动打破意志力极限的成功率是最高的。

    再往后,心理有了阴影,对自身有了怀疑,会有细微影响,所以唐鸿决定要稳扎稳打。

    往常吃饭时,好吃的食物,他喜欢留到最后再吃。

    打破意志极限也如此。

    按照计划:先提升百分之十五;再提升百分之十五,适应了意志暴涨的剧痛——最终以百分之二十的增量,冲击意志力极限。

    “还差……”

    “十五点一人值。”

    唐鸿闭上眼睛,想着想着,困意升腾。

    午后阳光越来越浓烈,夏蝉啼鸣烘托出一股懒洋洋的感觉,让人不想动弹。

    逛商场真的太累,不止身累,心更累。他沉沉睡了过去,扔在床头的手机屏幕倏然间亮了一下,随后又亮了几次。

    睡了个午觉,他穿好衣服,准备去吃个晚饭。

    然后。

    习惯性看看手机。

    “咦?”

    唐鸿眨了眨眼睛。

    “有人下单了!”

    “我有订单了!”

    单子单子单子,吼吼,唐鸿顿时咧开嘴乐了起来。

    减少损失,回笼资金,仅仅是次要原因。这是唐鸿人生第一次卖出商品,此刻心情很奇妙,也不知怎么描述。

    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成人。

    尤其是三个订单,都没多问,让他感觉到被人信任的温暖滋味。

    一个人独处久了,对于隔着冰冷网络的陌生人无声信任,唐鸿心里面多出一股名为责任的东西。

    “现在就去发货!”

    唐鸿坐在沙发边缘,翻看着三个买家的订单信息。只有一个买家订单需要发货,其余两个都提出当面交易,当然没问题。

    一边发消息确认时间地点。

    一边挪了挪身体,唐鸿时刻谨记着被他压在下面的这套沙发,总价高达五十万华国币。

    可别给坐坏了。

    话虽如此,唐鸿却不再是最初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出发。”

    唐鸿出门,走到附近的快递收发站点,先邮寄那条腰带。

    “到了。”

    唐鸿开车抵达一个人流量较多的商业广场咖啡厅,等着第二个买家。

    片刻后。

    一位身穿渐变色休闲正装、脚踏亮黑色皮鞋的年轻男子施施然坐在唐鸿对面,打量了一眼唐鸿,没说什么,拿起袋子往里看。

    发票,标签,全都在。

    崭新无比的衣物,令这个年轻男子不由得怔了一下。其实他特别擅长讲价,只要允许讲价,至少能砍一半。

    但。

    袋子里装的衣物,塑封都没拆,年轻男子扫了眼发票时间,心头微颤,脑海转动着无数念头——竟然是今天上午刚买的。

    上午买的,中午就卖,什么情况啊。

    “为了什么啊?”

    “买完就要卖?”

    年轻男子忍不住问出口。

    是的……

    如此良心的卖家,他都不好意思讲价了,真的不忍心。

    “啊?”

    唐鸿正低头打字,跟第三个买家确认面交地址,大概在一个艺术学院的不远处。

    那目光略显茫然,唐鸿说道:

    “我在网上没标吗,没看到?那些东西都是舔狗送的,我不喜欢,就不想用。”

    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_¬)我信你个鬼哦

    “呃。”

    “那个,东西是没问题。”年轻男子当场就确认收货,给了五星好评,迟疑了一下。

    “咳咳。”年轻男子说道:“方便问一下吗,您说的,说的那位舔狗是女孩子吗?”

    唐鸿不置可否:“不然呢。”

    “厉害,厉害。”

    年轻男子低着头离开了,他根本不相信唐鸿的话。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当舔狗呢,一定是汉子,一定是汉子。

    他默默重复念叨。

    上了车。

    先是点了一根烟,他掐着时间,准备在十五分钟之内离开地下停车场。

    下一刻,他脸色僵了,香烟徐徐燃烧着。

    眼睁睁目睹那个吹嘘没边际的良心卖家从兜里掏出钥匙,紧跟着停在斜对面的那辆华贵跑车亮起来。

    黄色!

    醒目!

    不愧是素有灯厂称号的品牌,他感觉眼睛酸了,好像瞎了,不由自主流出一滴滴眼泪,那是烟熏的滋味。

    连忙掐了烟,他缩着身子,暗中观察唐鸿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宛若野兽低吼的发动机轰鸣音回荡在年轻男子的耳边,久久不能消散。

    “唉。”

    年轻男子又点燃一根烟,深沉而又忧郁的吸了一大口。

    他抽的不是烟。

    是迷茫。

    ……

    抵达第三个卖家的约定地点,天色渐黑。

    黄昏余晖洒落在街道树木,金灿灿的光芒,清凉的风儿,令人心旷神怡似得,不再那么闷热。

    唐鸿把车停在云海艺术大学的侧边道路。

    网上都说艺术学校的门口,停的全是好车,然而唐鸿走了五百米,也没看到几辆特别名贵的车子,可能因为今天不是周五周六吧。

    他暗暗想着。

    他到了约定地点。

    那是一间有着巨大落地窗、透彻明亮的蛋糕店,似曾相识的帽子映入唐鸿眼帘。

    “那是……”

    他心脏一下子加速跳动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