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那是谁的实习期工资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蒋璐璐请我吃的那顿饭,系统提示:初次一个人去餐厅。’

    ‘餐厅跟酒店不同。’

    ‘并没有星级划分,不过是人均高低而已。所以我再怎么吃,也无法获得一人值,初次事件不可能二次触发。’

    唐鸿这才想明白。

    咕咚咕咚喝光了这瓶冰红茶,起身结账,他决定回校自习。

    ‘嘀。’

    ‘学生卡。’

    唐鸿坐上公交车,没到下班点,座位很多。

    随便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唐鸿看着窗外景色一点点向后退去,习惯了公交车的晃晃悠悠,走走停停,反而觉得很享受。

    惬意的风儿,吹过脸颊,他怔怔出神了一会儿。

    方南洵暂借给他的那辆车,唐鸿很少动,提不起那份热情。

    因为他心虚,没底气。他认为这些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就好像悬浮在白云之上,看不见地面。

    “一人值。”

    他唤出系统界面。

    凡人:无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69%

    力量:41%

    境界:0.00

    一人值:11

    这些一人值,不够,还不够。

    这些日子,通过跟方南洵与范妤的交流,唐鸿越来越懂得意志力至关重要。

    意志力,是超凡者的根基,是人类有资格抗击神祇的唯一倚仗。

    而打破意志极限,最为艰巨,有的人可能喝水就能打破极限,有的人可能要行万里路、风餐露宿,最终才打破极限。

    没有固定的模式……

    没有必然的方法……

    万一卡住了,卡在意志力极限,很可能一辈子不得寸进。那就糟了,明明近在咫尺却不得要领,可望不可即。

    “对了。”

    “那天在那巷子里的茶馆门口,我遇到的那位隶属阗生组织的张景正是这个情况。”唐鸿暗暗回忆着。

    当时。

    范妤所说的超凡者指日可待,并不是说给唐鸿听,而是说给那位矮个子青年张景的。

    张景距离真正超凡者只有一步之遥,但两年过去了,仍然没能突破。这已经造成他心理观念的扭曲,根深蒂固的执念。

    就在上个月,他暴起伤人,把阗生组织的一个正式成员打得重伤。

    范妤听闻这消息,遇到张景,自然会担心张景突然发狂。

    “张景。”

    唐鸿脑海闪过张景的相貌特征。

    脸庞阴沉,剃着寸头,身上没任何装饰,只有双臂手腕处缠绕着不知用途的黑色布条,看着就让人畏惧。

    随着意志大涨。

    唐鸿再回忆起来就更加客观:“张景他好像输红了眼的赌徒。”

    “的确有点惨。”

    “我应当引以为戒,最好攒够一人值再冲击意志极限,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这么算的话……”

    唐鸿闭上眼睛,默默计算:假设意志百分比数值,达到百分之百便是所谓的意志极限,他还有两次机会。

    对。

    摸索增量的极限。

    一口气增加较多的意志数值,是否有限制。假如没有限制,难以言喻的剧痛,他又是否扛得住。

    六十九,距离百分百,还剩三十一。

    再分成两次。

    每一次最多增加百分之十五。

    若能适应意志百分比数值一次性提高百分之十五的痛楚,待到百分之九十九,他就攒出二十点一人值。

    届时,一鼓作气,打破意志力极限。

    “不过。”

    唐鸿睁开眼睛,有些沉重。

    “唉。”

    唐鸿皱了皱眉头。

    他内心轻叹,略感惋惜:“我可能要等到下个月才能尝试打破意志极限了。”

    掏出裤兜手机,唐鸿看了眼,今天是六月九号。

    而若想得到更多的一人值,他必须寻找更多的初次事件。或者寻找到第二个长期收益。长期收益,初次事件,是唐鸿目前总结出的两大触发机制。

    ‘每天晨起第一句。’

    ‘还有什么事,既能每天都做,又具备极大困难。’唐鸿隐隐明白是单身状态,持续二十四小时,才增加一点。

    这些日子,基本上能尝试的,唐鸿全都尝试了几遍。

    再想找到第二个长期收益,很难很难。

    但也不是没希望。

    假如练成那门超凡练法,没准儿就是第二个长期收益。

    “可惜练歪了,明天再去。”

    公交车到站,唐鸿回到校园。时而听到几个人欢声笑语,时而看见一对对情侣恩爱,

    猛然间发现,这偌大校园,似无他容身之地。

    寝室不住了。

    社团活动不参加。

    一个人晨起,一个人自习看书,一个人回家躺床上睡觉。

    “这……”

    “就是变强的代价吗。”

    迎着夕阳余晖,唐鸿走着,漫无目的。

    同一时刻。

    辅导员办公室。

    负责核对实习证明等资料的女班长拿起一份实习证明的原件,紧盯着那张纸的涂改痕迹。

    女班长用指肚触摸,摸完正面摸背面。

    好像是后加的。

    女班长迟疑,她不敢确定。于是她喊过来在旁边帮忙整理的体育委员宣立争。

    “你帮我看看。”

    女班长指着这份实习证明、薪资那行的黑色涂抹痕迹:“这是不是后加的。”

    “好的。”

    宣立争有心追求女班长,连忙接过这张纸。

    他定睛一瞧。

    “唐鸿?”

    宣立争瞪了瞪眼睛。他特别喜欢健身,也特别崇拜那些身躯强壮的人,尤其是卧推超出100KG,整个学校也只有十几个,宣立争都很钦佩。

    最近……

    他钦佩的人,多了一个……正是练卧推就仿佛吃饭喝水那么简单的同班同学唐鸿。

    宣立争期待,抑制不住的期待。他一直在想,唐鸿再来几次健身中心,是否能刷新记录。

    财大健身中心,去年才完工。去年年底才正式投入使用,向校内学生开放,所以卧推记录不太高。

    他记得应该是160KG重量级别。

    “发什么呆呢。”

    女班长轻声道了句。办公室还有其他班级的辅导员,她声音很轻却惊醒了宣立争。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宣立争不假思索的摇头说道。

    女班长没想到宣立争这么激动,这么断定:“为什么?你去过这份证明的工作地址吗,怎么知道这不是假的呢。”

    “因为这是唐鸿的实习证明,他不会弄虚作假。”宣立争脱口而出。但让他说原因,又不知如何解释。

    他就是感觉,卧推那么强的人,心志观念也坚定。

    区区几个奖励学分算什么,唐鸿不至于那么做的。

    “好吧。”

    女班长蹙了蹙眉,其实她也这么想。

    只不过,实习证明标注的是金融证券研究所,那可是核心岗位。她当了两年班长,还当过学生会的副部长……

    她都进不去,投简历连个回复都没有,找不到这么好的实习。

    唐鸿又凭什么呢。

    “我问问。”

    女班长准备拿回这份证明,照着上面的号码,打过去问问。

    “你要问什么?”

    宣立争脸色微变,一边是自己心生爱慕的女班长,一边是自己异常敬佩的卧推大佬。

    刹那间。

    他好像重新认识了面前这个英姿焕发的女班长,好感大减:“你想电话回访就回访,不过我先说清楚,辅导员只让我们录入资料。”

    “辅导员都不认为有问题。”

    “我撤了。”

    宣立争扭头就走。

    “哎呀。”

    女班长吓了一跳,先是瞄了眼办公室其他的辅导员,迟疑了一会儿,她急忙追出去,拉住宣立争:“干什么嘛,又不是不信你,我就是单纯好奇。我不问了,总行了吧。”

    另一侧。

    宣立争低着脑袋。

    其实他也吓了一跳,高冷严肃女班长居然追出来了,这一刻宣立争隐约想通了什么。

    ……

    第二日。

    不知从哪个微信群聊传出来的截图消息,惊爆了整个班级:有人找到一份每月三万华国币的实习工作。

    QQ群彻底炸了。

    包括中年女子辅导员也懵了。

    她核查实习证明,都不知此事,她很想问问那到底是谁的实习期工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