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扭曲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外力介入指的是……”

    “神祇?”

    说到最后,音量压低,唐鸿紧盯着范妤的神色变化。

    神祇显化的秘闻,黄河组织正式成员没理由不知道。

    只见她脸色微变:“方顾问给你说过了?”

    唐鸿点头:“讲过一点点。”

    “好吧。”范妤无奈道,顾问级别的人物还真是随心所欲。要知道神祇入侵的情况是绝密信息,意志力达到标准,正式加入官府或者是各大民间机构才会被告知。

    即便她是黄河组织的正式成员,也不曾见识过源自异空间的可怕神祇。

    “说实话。”

    “我没见过神祇。”

    范妤实话实说道:“我了解的情况也极为有限。外力介入指的是击毙神祇之后,提炼出来的东西,有人称之为神物,也有人称其为超凡物品,就比如我们现在所处的茶馆,便是云海市范围的神物兑换点之一。”

    唐鸿一惊,照这么说,他想要打破人体极限、意志极限,必须得依靠所谓的神物?

    一人值……

    应该也能吧,唐鸿有些忐忑了。

    范妤见状安慰道:“放心,特训营名额涵盖了必要的神物提供。只要你顺利结业,就会有神物发放。而且你进入预备级超凡名单,还会有更多神物……预备级超凡指的是距离打破意志极限,只差一点点,这一关迈过去必成超凡。”

    “预备级超凡名单。”

    唐鸿满脸疑惑,他一直以为只要从特训营结业而出,便是一位超凡者。

    听范妤的意思,结业以后,还有很长一段路?

    “是的。”

    范妤指了指她自己:“像我这样的成员就是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有朝一日进入预备级超凡名单,哪怕最后一名也行,便能拿到特训营名额。唐鸿你正常结业,十有八九都能够挤进预备级超凡名单。”

    “不过有一点你要知道。”

    “预备级超凡名单,并不正规,官府军方那边根本不参与。仅仅是国内各大民间机构对于正式成员的内部排名,含金量尚可,不具备过多的参考价值。”

    “再往上,便是真正超凡者。”

    “超凡者完成注册,开始执行任务。”

    “任务内容,主要是拦截祂们的显化,无法拦截或者任务通知迟了的就得拿命去拼……对了,这些情况,方顾问跟你讲过吧。”

    她后知后觉的问道。

    “讲过的。”唐鸿点点头,反正范妤又不可能去找方南洵验证。

    争取多套出一些有关于超凡者的消息。

    可惜,范妤却不愿再说,唐鸿只好追问道:“我想问问一位真正超凡者到底有多强,打得过一头神祇吗?”

    一头?

    这不是方顾问的惯用语么,范妤松了一口气,又哑然失笑:“一位?十位都不够,二十位都不嫌多。”

    唐鸿大吃一惊:“那,那我们又怎么对抗神祇……”

    叮铃铃~

    范妤道了声抱歉,拿起手机,贴在耳边,面色变得凝重,说了几句就挂断。

    她匆忙背起电脑包:“唐鸿,很抱歉,邻省有突发情况。我得走了,下次有时间再聊。”

    “邻省,是北湖省吗。”唐鸿前几天跟方南洵发消息,得知方南洵去北湖省出差了,那是濒临云海市北部的华国大省,常住人口将近六千万。

    “对……”

    “出了大问题……”

    范妤深深看了眼唐鸿,隐隐意识到方顾问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重视唐鸿这位年轻人。

    他目送范妤匆匆离去。

    “方南洵没事吧?”

    “顾问级别,都是强者,不会那么容易死。”唐鸿想到这儿,猛然回忆起那一夜亲眼看到的惨烈战况,有人断臂,有人惨叫,却无人后退一步,煮熟的血腥肉香好似是挥之不去的惊骇阴霾。

    他坐了一会儿,微微出神,无意识摩挲着冰凉桌面。

    明澈透亮的高档玻璃桌,仿佛预示着当代人类文明的璀璨、经济政治社会的繁华。

    外表光鲜亮丽,可却如同玻璃一般的脆弱。

    “希望别出事。”

    唐鸿轻叹一口气,推开门,侧过头望了眼茶馆深处。看不见人影,那是超凡者区域。

    回到学校。

    唐鸿捧着那份实习协议,忍不住胡思乱想。要是方南洵死了……他不敢再想下去,犹豫良久,发了两条微信。

    ‘我现在能卧推80KG了!’

    ‘100KG不再遥远!’

    在这两条消息上面,还有两句,是唐鸿前天与方南洵闲聊的收尾。

    “我给的都是小恩小惠。”

    “希望,希望唐鸿你以后不会怪我吧。”

    唐鸿看着看着,闭上眼睛,沉默良久。

    ……

    与此同时,那巷子里的茶馆。

    嘭!

    满脸寒霜的中年女子拉扯着一个身高较矮的青年,赫然是先前唐鸿在茶馆门口碰到的人。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中年女子的手劲,出奇巨大,居然将青年整个人直接提起,离地面约有十多厘米,仿佛随手拎起一个布偶娃娃。紧跟着凭空一甩,扔进茶馆外部区域的包间之内。

    那青年丝毫不挣扎。

    只是低垂着脑袋,目光疯狂,隐涵压抑。甚至后腰撞在玻璃桌边角,也没有发出声音。

    嘭!

    中年女子关上门,五指扣在矮个子青年的左手腕,褪下那深色布条,瞳孔一缩。

    她深深吸了口气,摇头不语。

    除了恼火,更多是痛惜,怒其不争的感觉。

    “别生气。”

    青年低声道:“我会成功的。相信我,一定会成功。”

    “张景我问你!”中年女子一把抓住青年手腕:“是谁,谁告诉你的!华国各大组织早已经明令禁止超凡戒断法流传……”

    “茗姐。”

    那青年缓缓抬头,眼眶通红,一字一顿道:“我想成为超凡,我想的快要疯了。整整一年九个月零四天,我试过无数方法,无一成功。从预备级超凡名单的第十二名,跌落到现在的九十八名,我几乎失去信心,兵行险招,最后一搏!”

    “再不行……”

    “我将会主动退出阗生组织,做个正常人也好。到那时请茗姐对我启用记忆清除器。”

    中年女子怔了怔,面色变幻,似在犹豫,突然一巴掌抬起,携着破空之音好似把空气拍碎,狠狠抽在青年左脸。

    回得去么。

    自从踏上这条路,就再也回不去了。

    嘭!

    她回身踢门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