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以假乱真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狂风从车窗涌入,裹挟凉意,狠狠吹打在唐鸿脸颊。

    ‘好什么好!’

    ‘你根本不知道我现在什么情况!’

    与他所想象的回答,大相径庭。

    唐鸿原以为她会多问几句,认识到那时候离开自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再由他说出永不相见,过去就永远过去的决绝之言。

    既证明自己,也画上一个句号。从此把这段感情,彻底切割,念头通达。

    可是她那么淡然,平静,仿佛根本不在意。唐鸿也无话可说,最难过的不是被焦晓瑜拉黑删除,而是静静躺在微信列表里,他再也无法引起她的注意,那还能说什么呢。

    就是不甘心而已。

    他输了,那谁又赢了,两个人谁都没赢。

    “恩。”

    唐鸿回了一个字。

    “谢谢。”

    他又回复道。

    这一刻,所有炫耀、喜悦、或得意的情绪浪潮眨眼间消失不见,唯有深沉的空虚,茫然,填满了唐鸿胸腔:“我怎么这么幼稚,证明什么呢。”

    那些心思,戛然而止,唐鸿收起手机。

    【叮咚!】

    【初次体验一个人坐出租车,一人值加一】

    他勉强扯动嘴角,收获一人值的喜悦也掩盖不了此时此刻的怅然。

    “快到了。”

    “在哪个航站楼啊。”出租车司机瞄了眼后视镜。

    唐鸿轻声道:“我记错日期了,再开回去吧,回财大。”

    “啊?”

    出租车司机一脸茫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唐鸿。

    他撇撇嘴,抱怨道:“航班日期你还能记错,怎么搞的嘛,这不耽误我时间吗?”

    “钱我照付。”唐鸿有点累,索性闭上眼睛。

    听到唐鸿这句话,出租车司机就放心了,他主要怕唐鸿不付钱。毕竟世界这么大,什么人都有……他没再多嘴,正常开车,通过后视镜偷偷观察着唐鸿……看起来面色疲惫,沉默寡言,出租车司机顿时脑补出了一系列狗血状况。

    绞尽脑汁的回忆。

    女儿经常提到的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

    他思索了很久,清凉的风儿终于唤醒了他的记忆。

    “舔狗!”

    “对对对,就是舔狗!”这一刻他跟女儿的想法,不谋而合,舔狗的钱真好赚。

    离开云海市机场的限速区域。每小时六十公里让他很着急,对于出租车,时间即金钱。

    狠狠踩了脚油门。

    隆!

    四人寝宿舍的防盗门被韩世斌一把撞开,他拎着两个袋子,直接扔向旁边就冲向洗手间。疑是银河落九天,随后又响起哗哗冲水的声音。

    韩世斌一脸舒适。

    “唐鸿!”

    “唐鸿!”

    大呼小叫的声音,回荡在寝室之外的小客厅,但却无人应答。

    他……

    又去图书馆自习了么……

    韩世斌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拿起刚刚被他扔到一旁的两个袋子,推开宿舍的木门,准备跳上他的床:“我日!唐鸿!你在干嘛呢!”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弥漫着孤单落寞的熟悉背影正在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

    死一般的孤寂。

    黄昏余晖,微风吹过,整个寝室静悄悄。

    韩世斌有点惊吓:“喂?唐鸿?”

    “恩?”

    那背影倏然起身,扭过头,正是努力孤独的唐鸿:“你们回来了?行了别打扰我啊。”

    说着说着,唐鸿翻了个白眼,历经三个小时,好不容易才酝酿出来的那么点孤独感,一下子消失殆尽,颇有些前功尽弃。

    而这也验证了他的想法:一个人在宿舍趴着发呆,太简单。

    即使心情再浓厚,也难以弥补。

    他想得到一人值,必须得做一些比较困难的事情,反正不能太容易。

    “你买什么了。”唐鸿盯着韩世斌手里拎着的袋子,伸了个懒腰。

    “鼠标,键盘,名牌的!”韩世斌挺挺胸膛:“我们在专卖店打折买的,一套一千多。”

    唐鸿笑了笑:“有钱人。”

    韩世斌耸耸肩,说道:“别闹了,我可穷的一比啊。这些都是曾总掏的钱。”

    曾黎家里条件极好,是同学们公认的事实。据说刚上大学他妈妈就要给他买辆宝马小跑作为代步车,后来还是曾黎觉得太张扬太高调,愣是没要,拉着他妈妈去二手车市场买了辆奥迪A4L。

    “唐鸿。”

    韩世斌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两个袋子:“拿着,也有你一份。你这次可别再说不要,曾总都给你买回来了,收着吧。”

    啪。

    把一个袋子搁在唐鸿书桌。

    “给我的?”

    唐鸿感到困惑,随之是抗拒,但又有一点感动。

    他不想平白无故的收着曾黎买的鼠标键盘,一千多华国币呢,不太好。但想到曾黎他们在外地玩儿,还不忘自己,一声不响买了套鼠标键盘并且让韩世斌给他送回来……

    这份情,不收也得收。

    “我去战斗了。”

    韩世斌嘿嘿一乐,转身开柜,拿出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就开机,显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使用这套外设。

    他没回头,又低声道:“我跟伍杰都有的。”

    “了解。”

    唐鸿拨开袋子,看了眼崭新精致的鼠标键盘,嘴角不由得勾勒一丝笑意。

    到如今,大学寝室很少有排资论辈拜兄弟。

    即使有,大部分也是塑料兄弟。毕竟有谁愿意管一个刚认识不久、仅仅年龄比自己大的人叫什么大哥二哥,心甘情愿当个弟弟呢。

    唐鸿所在的寝室,比较正常。

    偶尔也会有吵架,有点小摩擦,基本出去聚个餐就没事了。

    再不行就一起去网咖包夜,尽管唐鸿一直不明白网咖跟网吧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鼠标……”

    唐鸿拆开鼠标的塑封,湛蓝颜色的鼠标表面摸起来相当不错。

    “原来这才是磨砂。”

    唐鸿顿时汗颜,他后知后觉的想起那个九块九淘宝包邮的黑色磨砂耳机居然有点滑,貌似不对劲儿吧。

    一边想着,一边拿出键盘,唐鸿看了眼袋子底部,空空如也,并没有收银小票。

    估计曾黎给扔了。

    不得不说,有钱也就罢了,曾黎还特别会做人:“那个。韩世斌,你们这次去杭城花了多少啊。”

    唐鸿忍不住好奇。

    韩世斌对着电脑屏幕,登录英雄联盟TGP:“我不知道花多少,反正曾总他花了两万左右吧。”

    “我是说那个消费。”唐鸿欲言又止又问道。

    “哪个啊?”

    韩世斌正要扭头,立即秒懂,嘿嘿直乐却不说。

    “不可说,不可说,隔墙有耳有风险。”韩世斌很懂得祸从口出的道理,没再搭理唐鸿,戴上耳机去找小姐姐打排位了。

    收起鼠标键盘,唐鸿拍了拍韩世斌肩膀:“曾黎呢?”

    韩世斌没回头:“他跟伍杰去盛园食堂了。”

    “盛园?”

    唐鸿疑惑道。

    学校里面没这个名字的食堂吧。

    “盛环跟新园啊,明明在一栋楼就是楼层不同,偏要取两个名字。”韩世斌嘀咕了两句,狂点鼠标,他正在进行一场无比激烈的一级团战。

    唐鸿催道:“别玩了,吃点东西去。”

    “你先去!我要赢!”韩世斌死死盯着屏幕左下角的聊天框,他差点就拿五杀,只差三个人头而已。

    即便如此,也很肥了,韩世斌美滋滋回家出装备。

    “唉。”

    唐鸿摇摇头,穿上运动服外套,出门吃晚饭。

    一人之力辅助系统的出现,如何触发一人值……异空间神祇入侵的秘闻,超凡者,黄河组织……短短两天不到,仿佛面纱揭开,这个世界呈现出与往常截然不同的光怪陆离。

    要不是意志大涨,正常人都会胡思乱想。甚至失去正常思考的定力。

    ‘冷静沉稳了一些。’

    “比起以前更专注。”

    ‘除此以外,暂时还没有发现意志增涨的更多作用。’

    唐鸿思索着意志提升的变化。

    他认为优先增加意志百分比数值的思路应该没错,毕竟心态最重要。

    刚吃完就回宿舍,容易犯困,还不如溜达溜达,还能助消化。他掏出左侧裤兜的耳机,已经是乱成线团。

    唐鸿也不急,慢慢整理,沿着绿荫操场的边缘散步。

    “系统。”

    唐鸿念头一动,唤出信息界面。

    系统界面以及那些信息流提示也许是神经信号。否则怎么会不见一丝一毫的卡顿,流畅到极点。

    当然。

    也可能是更高端的东西。

    唐鸿盯着一人值:“才两点,要不要加呢。”

    凡人:无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42%

    力量:29%

    境界:0.00

    一人值:2

    唐鸿暗暗想着使用一人值提升境界。

    没动静。

    他也不失望,这两天尝试多次,境界0.00仿佛一项毫无意义的数值。既不增加,也不减少。

    ‘那就提升意志吧。’

    意志百分比数值开始闪烁,很快就变成百分之四十四。

    五月初旬的夜风,空气清新,树叶哗哗直响,唐鸿就站在操场出口的绿树下方,仿佛发生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只感到脑门微凉。

    “降温了?”

    唐鸿打了个寒颤,他穿的是短袖。

    没再继续闲逛,听着轻音乐,他飞快回到宿舍。

    刚到门口,就听到杠铃一般的浮夸大笑,那是伍杰的声音:“你们看,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以假乱真车钥匙!”

    “真逼真啊!”

    “夜店泡妞仙器啊!”

    紧跟着。

    温文尔雅的声音,隐隐响起,大概是曾黎在说话:“伍杰,放回去。”

    “哦。”

    伍杰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的床位跟唐鸿恰好挨着,眼角余光就扫到露出一角的钥匙。

    搁在平时,他不会乱动,好奇心没那么重。

    总归是个大学生,情商不低。

    但,那钥匙的边角,他莫名觉得熟悉。

    跟曾黎的车钥匙极其相似,所以伍杰才偷偷瞄了眼:“曾哥,跟你那副车钥匙特别像啊,就是背面多了两个字……”

    “没这两个字,我恐怕都以为这是真的车钥匙。”伍杰缩了缩脑袋,把钥匙塞了回去,顺便帮唐鸿抚平枕头的褶皱。

    他不说还好。

    这么一说,韩世斌摘了耳机,正好在排队期间:“哪两个字啊,made in china?”

    “那是一串字母好吧。”

    长相俊朗的曾黎登时乐了,看向伍杰。

    好奇心,人人都有,曾黎也不例外。

    伍杰道:“你们猜。”

    韩世斌哼唧一声:“那就别说,我继续打游戏了。”

    伍杰搓搓手:“R8,背面刻着R8。”

    “那是什么?”韩世斌一脸茫然的看向曾黎,曾黎脸色很诧异,张了张嘴。

    没说话。

    韩世斌追问:“什么情况?”

    “那是车的型号。”曾黎说一句又补充道:“那型号很贵。”

    “哦。”

    韩世斌撇撇嘴,毫不在意,继续戴上耳机打游戏。

    伍杰则是跳下床,去洗漱。直到这时,寝室门才被推开,唐鸿神色如常的回到宿舍。

    “去自习了啊。”

    坐在床边的曾黎,笑呵呵说道。

    他身材挺拔,双腿修长,身高超出一米八。长相也不差,只穿一身背心短裤亦显得十分耀眼,标标准准的高富帅。唯一的问题就是喜欢大宝剑,自从大二上学期就说要一起体验,建立起兄弟情谊。

    “唐鸿,又去自习了?”他看到唐鸿戴着耳机,音量提高,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吃点东西。”唐鸿摘了耳机又说道:“你们玩的怎么样。”

    曾黎点点头:“还行吧,就是没你很可惜,少了一个人。下次有空一起呗,自己在寝室猫着肯定无聊啊。”

    “下次再说吧,你们也知道我刚失恋没多久。”唐鸿拿出手机插上充电线。

    曾黎瞪了瞪眼睛:“都特么两个月了吧,你懵谁呢。”

    “唉,时间是相对的。”唐鸿摇摇头。

    “戏精。”曾黎翻了个白眼。

    两人聊着聊着,肩上搭着毛巾的伍杰拿着一副白色牙筒回来了,笑嘻嘻盯着唐鸿:“老唐,微经作业能借我看看吗。”

    唐鸿回身在书桌翻找出微观经济学的作业:“随便看,明早记得还给我。”

    “OK。”

    伍杰没再说什么,只是装作不经意的扫了眼唐鸿床位。

    曾黎看着唐鸿,欲言又止,扭过身打开优酷app看电影。

    只有韩世斌仍在没心没肺的戴耳机打游戏,耳机另一侧,是一位少萝音的小姐姐:“奶我,奶我,快用力!”

    唐鸿:“……”

    他暗暗松了口气。

    毕竟,方南洵给的钥匙,还不知真的假的:“多层洋房在哪儿,那货也没告诉我啊,明天微信他问问!”

    “还有入营测试!”

    “绝不是为了那点奖金!是为了养家糊口!第一名我拿定了!”

    昏暗的宿舍角落。

    瞄着唐鸿似有激动的脸色,伍杰欲言又止,他有点担心这个舍友该不会遇到什么打击了吧。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

    唐鸿翻来覆去的坐起身,三番五次的睁开眼,他很错愕,说好的每天起床第一句,一人值加一,怎么突然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