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焦晓瑜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唐鸿签了字。

    房间内凝重氛围顷刻间一扫而空。

    那女子收起两张合同,朝着方南洵嫣然一笑,起身离开会议室。另外一人则是凝视着唐鸿眼睛,漠然离去,偌大会议室只有方南洵跟唐鸿两人。

    “呃。”

    “那合同不给我一张的么。”唐鸿悄声说道。

    方南洵笑呵呵道:“一份留存,一份递交给官府。”

    唐鸿喃喃道:“我总觉得亏了啊。”

    “血亏?”方南洵冷笑一声,掏兜扔出两把钥匙:“车子钥匙,多层洋房的钥匙,你现在有房有车还亏不亏了。”

    啪!

    唐鸿豁然站起身:“这不好吧,我不能收。”

    他一边说着,一边揣起钥匙。方南洵哑然失笑:“阻击神祇,只要活下去,这些东西少不了。那些牺牲的参战者,按照条例,仅有小部分资产可以留给家人。其余的,进入再分配环节。”

    “另外。”

    “特训营不会死亡,但会有伤残。这段时间,计划着锻炼体能,别太弱不禁风了。”

    唐鸿一怔,面色肃然:“我愿意舍己为人,把六月份的名额让出去,到十二月再参加特训营。”

    这可不是开玩笑,他真的希望等到十二月再去参加特训营。毕竟刚得到一人之力辅助系统,一人值和特训营,唐鸿倾向于先搞清楚前者的触发机制。

    “呵呵。”

    方南洵心情不错,摆摆手:“特训营批复什么时间就是什么时间,这个我也改不了……恩,尽量吧,我会帮你说说的。”

    唐鸿正色道:“我的确希望十二月底入营。”

    方南洵目光一动,颔首道:“我会尽力而为。你这边,也别有抵触情绪,你的天赋已展露,就算我们不收,也会有官府征召。另外特训营入营测试会依据成绩排名,前三名都有奖励。”

    “什么奖励?”唐鸿眼睛亮了。

    “上届特训营入营测试第一名的奖励是三百积分,外加一份出自中央研究所的炼制神物……奖励积分由黄河组织负责兑换,一个积分可换取十万华国币。”方南洵看到唐鸿那双眼睛好像探照灯开启。

    疯了一般!

    方南洵哭笑不得:“冷静点。”

    距离六月底,只剩五十多天,临战磨枪根本没意义,别人都是提前拿到特训营名额,针对性训练了大半年甚至一年有余。

    唐鸿拿什么跟那些人竞争?

    这是完全不对等的比拼,注定了徒劳无功。

    所以他对唐鸿的期望,放在结业之时,而不是入营测验。

    “什么测试。”

    唐鸿没发现自己嗓子都沙哑。

    “每年测试项目,都在调整,特训营也得与时俱进嘛。具体的测试项目,我回头翻翻,微信发给你。”

    入营测试,他真的不抱希望,可也不好打消唐鸿的积极性。

    年轻人有朝气有上进心,是好事。

    方南洵实在扛不住唐鸿那炽烈如火的灼热眼神,嘱咐了两句,他把唐鸿送出去。

    送出了墨言集团所在的高档写字楼。

    “你不送我回去的?”

    “自己打车。”

    “没钱啊。”唐鸿目光复杂,心情则更为复杂。

    过河拆桥,用完就扔,签完合同就变了。

    呵,黄河机构。

    方南洵又好气又好笑的掏出一叠华国币递给唐鸿:“真是个戏精。”

    “穷孩子念书不易,且行且珍惜吧。”唐鸿施施然接过一叠华国币,强忍住当场数钱的欲望,露出礼貌的笑意。

    方南洵脸色漆黑:“真当我不知道你家境?”

    “我家有矿!?”

    唐鸿瞪圆了眼睛,难道爸妈一直在隐瞒,其实他是富二代。老爸不止可以帮自己拿快递,还能拿块地,这就很魔幻。

    “没矿,可也不算穷!”方南洵感到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他强行忍耐,不想伤到唐鸿。

    “唐鸿你别说话了……”

    “走走走……”

    方南洵目送唐鸿打车离开,脸色变幻了几次,掏出手机,编辑短信:墨总长我在云海这边挖掘出一位能够独自摆脱神音的普通人。

    编辑好了,指尖游动在发送图标的上空,方南洵有些犹豫。

    想到墨总长的性子,方南洵退出短信界面。

    “先不讲。”

    “等到了年底,再看看这小子能在特训营取得怎样的成绩。”

    无论如何,唐鸿能否通过特训营的结业考核,他方南洵都不亏。

    只是一套房子一辆车的短期使用权罢了。

    想到这儿,他徐徐吐了口气,从兜里又掏出四五把钥匙。

    哗啦啦的钥匙撞击在一起的清脆声音。

    方南洵一脸惋惜,白借了,他没料到唐鸿这么容易满足。而且,现在年轻人不是都喜欢单手开法拉利吗。

    “老咯。”

    他仰望高悬天穹的那轮大日。

    ——

    凡人:无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42%

    力量:29%

    境界:0.00

    一人值:1

    出租车穿行在车流之间,唐鸿闭目小憩。看似休息,其实在整理思路,他试图整理出一人值增加的共通点。

    唐鸿认为,大概就是一个人做事。

    独自完成一件事、特定行为,便有机会增加一人值。这是比较客观的获得途径,很可靠,有迹可循。

    还有第二条途径,时间太少,唐鸿也不太确定:一个人感到孤独,亦或者耗费大量时间,一人值的触发标准会暂时降低。

    “孤独感……”

    “还有时间阈值……”

    “困难程度是主要因素的话。心情,时间都属于次要因素。”唐鸿大胆猜测,假如该事件的困难程度不达标,孤独感可以弥补,花费大量时间,也可以弥补。

    他望向窗外,略显熟悉的街景映入眼帘,快到学校了。

    那么。

    一个人坐动车可以触发,一个人坐出租车、坐网约车……唐鸿想起昨晚他从迪士尼乐园打网约车回学校,系统并没有提示。

    “太简单?”

    “应该能用时间弥补吧。”

    唐鸿搓了搓指尖,睁开眼睛,瞥了眼出租车的计价器。

    不到四十华国币。

    他想延长时间,就得去个远点的地方。

    “去机场。”唐鸿有心探索,再加上方南洵给他的一大叠现金,就没再心疼这点打车钱:“那个,我现在要去机场。”

    那出租车司机一愣:“啊?不去财大了是吧?”

    “对对,改去机场,迪士尼乐园那边的机场。”唐鸿说道,他知道云海市作为国际金融大都市有两个机场。

    出租车司机当然不会拒绝,掉头准备上高架。

    去机场的话,全程都是高速,不用担心堵车,出租车司机把车窗开的小了点,瞄了眼后视镜:“接人去啊。”

    “啊。”

    唐鸿道了声,没再多说。

    要是问他,哪个航班,这也没法回答。他在摸索辅助系统的规则,去机场只是为了消耗时间。

    至于更远的,总不能打车出城吧。

    其实,绕着中环开,应该是最佳选择。但唐鸿对出租车观感不太好。网约车提要求没问题,出租车还是算了。

    唿唿~

    将近正午的日光照入车内,配着从车窗狂涌进来的五月的风,唐鸿只觉得心静,懒洋洋的,右侧景观缓缓移动,一座座高大建筑向后退去,渐渐地,都市景观变成了空气清新的绿化丛林。

    一路直行。

    没有红绿灯。

    高架路特别通畅。

    唐鸿低头,翻动微信列表,就找到那个难以忘却的名字。

    她的微信名叫芍芍鱼,还有个后缀表情,点进去,朋友圈一片空白,下方标注着: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呸。”

    唐鸿深深吸口气,点进去发消息的编辑界面。

    ‘最近在帝都过的怎么样啊/呲牙’

    ‘什么时候回校啊’

    这两句,打出来。又被唐鸿依次删掉。

    他盯着那明明很熟悉却显得异常陌生的头像。初恋最刻骨铭心,也最让人难以忘怀,分开以后,他一直想向她证明什么,但具体证明什么,唐鸿也没想清楚。

    超凡者……

    不可思议的系统……

    就譬如一个孩子得到世间珍宝的惊喜,亢奋,激动,可却又无处诉说,于是有多少喜悦,就产生多少苦闷。

    唐鸿发了条微信:“意气五月起絮天。”

    他既想表达内心激动喜悦,又不想过于直白,流于世俗。

    没多久。

    那边回复道:“?”

    跟着发了张散弹金属枪口指着猫咪脖子的图片,标注三个字:说人话。

    唐鸿又道:“春风得意马蹄疾,来日看尽长安花。”

    他原想借用上一句: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意为过去的穷困愁绪已经不值一提了,今天是多么愉悦,前途无量的畅快。

    但此时此刻,更多的是期待,对来日的憧憬。

    他心跳开始加速。

    耐心等着。

    按照正常的情节发展,她应该会问自己怎么了,正是他炫耀时机……然而焦晓瑜好似看透了唐鸿一切心思,她只是淡淡祝贺。

    “恭喜。”

    “祝你越来越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