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祇(下)

作者:风消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一人之力最新章节!

    车辆较少的路边,微风吹拂,唐鸿那双明亮眸子顷刻间变得迷茫,似在挣扎,似在抵抗。

    “奉献我的一切。”

    “有病吧。”

    付出和收获,两者差不多,才是交易的真谛。而现在,没头没脑的两三句奇怪声音就想让唐鸿奉献一切?

    不可能!

    搁在前几天,要是开出年薪够高的实习工作,别说奉献一切了,千万别把咱当人,奉献一切,好说好说。但得到一人之力辅助系统的唐鸿内心理想已经不限于工资够高,有车有房。

    他想试一试。

    他能否具有超越凡俗的力量,毕竟全知全能者之力,至高生命体之力,听起来让人震撼,拓宽他的想象力。

    乱糟糟的思绪,一闪而逝,唐鸿目光变化了。

    嘭。

    扔开小黄车。

    他那张脸庞写满了诚心朝圣的愉悦之意,仿佛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圣洁信仰在心底瞬间扎根,瞬间发芽,顷刻间填满了唐鸿心智,似有一尊无尽高贵的存在,就在前方。

    传唤……

    命令……

    祂的旨意不可抗……

    祂的神圣,祂的国度,引领着唐鸿仰头,步步前进,笃信无疑,绕了七个弯,他到了废弃厂区的露天式闲置区域。

    四周有围墙,高约几十米,也不知什么用途。

    ‘来吧。’

    ‘来吧。’

    高贵神圣的声音,虚弱了一些,却继续引动失去自主意识的唐鸿一步步找到围墙入口。

    砰!

    他脑袋撞着铁门,进不去。

    砰!

    他狠狠敲击铁门,毫无成效。

    铁门刷着红漆,很厚很厚,他推不开,也撞不开,但却能清晰听见铁门之内的嘈杂声音。

    像是破空声,像是有人在打斗。

    漆面赤红的铁门,竟无空隙,彻底封死。唐鸿后退了一步,迎着皎洁的月光,发现一个小洞。

    那一点绚烂光芒,或许就由这小洞泄露出来。

    他凑过去……

    踮起脚尖……

    贴着洞,瞪大了左眼……若有旁人在此,定会毛骨卓立,深感骇然……此时此地的唐鸿,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人。

    【叮咚!】

    【初次体验众人皆清醒,唯有我一人彷徨的浅层迷惑,你感到浓烈孤独,一人值加五】

    信息流的闪烁,跳动,瞬间惊醒了唐鸿。

    “什么鬼!?”

    唐鸿脸色煞白,他还记得前一秒的心理状态,还记得前一刻的异常行为,如同升入天堂,得享极乐。

    心甘情愿!

    奉献一切!

    但那些念头,那些想法,压根不是唐鸿的。

    源自前方的低语、圣洁呢喃,依旧传入耳边……唐鸿瞪圆了眼睛,不止是眼睛贴在洞口,身体也贴靠铁门……他意识清醒得很,隐隐意识到系统界面的骤然浮现,令他产生抗性。

    凭此无视那些诡异的圣洁低语!

    然后。

    唐鸿陷入了窒息。

    铁门之内,宽敞空地正中央摆放着一个散发彩色的科幻器械,幅散出一圈又一圈的空气涟漪,这也没什么,以当前科技,制造这么一个仪器应该不困难。

    关键在于那台器械的左边,悬浮一个大光团!

    几如一个小太阳,熊熊燃烧着金光满堂的烈焰,这就是神圣低语的源头!

    “修仙啊?”

    唐鸿无意识张了张嘴,铁门漆面凉凉的,又急忙闭上。

    没等他再想。

    唰!

    撕裂空气的低沉声音,络绎不绝的响起,风声啸啸,人影闪动,一堆人冲向那团燃烧烈焰的暗金光团。

    没声音……

    准确而言,是没人开口说话……

    穿着统一的服装,深色衣襟,戴着拳套……洞口太小了,使得唐鸿不确定这些人戴的是不是拳套。再者,也因为这些人移动太快,如同狂风过境,他完全看不清楚,无可聚焦。

    应该是人吧。

    也很可能不是人。

    跑的这么快,怎么不去参加奥运会,唐鸿脑海空白。他只能愣愣看着这些人杀向光团,出拳,出脚。

    无对峙,无谈判,见面即要分生死的惨烈气势,映入唐鸿眼里,令他背后渗出冷汗:“真,真的假的。”

    这场无声的打架,恩,或者用血战描述,更合适一些,因为那一团烈焰金光绝对是凌驾现实的超凡之力,焕发金焰,威严如狱。

    相比之下,围杀烈焰金光的这些人就显得特别朴素,单调,羸弱,平平无奇。

    唐鸿完全找不到超越凡俗的任何特征。

    心底咯噔一下,他暗道不妙,看过无数特效炸裂的IMAX巨制,哪边气势更猛,哪方更有胜算,小孩子都能分辨。

    唐鸿只看了一眼,仿佛心灵坠入深沉泥潭:“打不过的吧。”

    没有光,

    没有子弹炮火之类的热武器,

    只有血肉之躯,只有惨烈战意,只见那金焰光团微微一扫,直接烧退了四五个人,鲜血在喷溅,煮熟的肉香蔓延。

    随后又有五个人顶上去。

    嘭嘭嘭!

    以身体碰撞金色烈焰!

    扑面而至的壮烈让唐鸿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似得。

    五人又五人,无人开口无人退,最令人迷惑的是这些人好像不需要呼吸,听不见喘气声音,而瞬息之间的战斗已经让空地染血,无声无息的默契血战令唐鸿眼角僵硬。

    咔!

    金焰一绕,丝线浮出,锋锐的横切面往四周疯狂射出,只听几人闷哼,沉重的坠地声音让唐鸿头皮一炸。

    竟是一截截断臂,砸在地面!

    “啊!”

    “快止血!”

    几声压着的惨叫,大口喘气声,残臂落地,月光挥洒,鲜红的血液就好比迪士尼乐园的几处喷泉,一前一后的对比尤为明显。

    唐鸿茫然而惊恐的目睹这一切。

    “会不会死人啊!?”

    唐鸿猛然警醒,咬紧牙关,双臂下意识抬起,一步步往后退去,直到退了百米远,拎起小黄车就是一顿蹬。

    糟了……

    我该怎么办……

    看到这么诡异的事儿,会有什么影响且不提,唐鸿就担心自己会不会遭到杀人灭口。

    还有。

    那些人明显弱于那团金焰,到最后,谁输输赢?

    还有。

    那团金色烈焰是什么东西,外星生物吗?

    心念电转之间,冷汗打湿短袖,唐鸿已经忘却了试验一人值的最初打算。

    溅起的血水,低沉的惨叫,时而闪过他脑海。

    见到分生死的惨烈战斗,原来单身孤独只是不值一晒的小事。

    脑海一团乱麻,唐鸿用颤抖的指尖,从口袋揪出手机,手在颤抖,浑身也都在惊骇,他用了两分钟才打开约车APP并且下单,又等了七八分钟,他已然望眼欲穿,总算等到了姗姗来迟的网约车。

    唰啦。

    深色车辆停在他身旁。

    抬脚上车,飞速关门,就引起网约车司机的余光打量。

    “您是手机尾号XXXX吧?”

    “对对。”

    唐鸿点点头,正想催促网约车司机抓紧开车,话到嘴边,又觉不妥,就改为瑟瑟发抖的颤声:“太冷了,昨天下完雨今天大降温啊。”

    “是吧,冷了。怎么不多穿点衣服。”网约车司机笑道,松开刹车。

    “刚去迪斯尼来着。”唐鸿吸了口气又补充说道:“还想骑车回去呢,没想到云海郊区这么冷,早知道多穿点……”

    迪斯尼?

    网约车司机愣了一下:“先生您是说迪士尼乐园吧。”

    “啊。”

    唐鸿点点头,不明白这位司机怎么这么问,他说的就是迪士尼啊。

    “您是一个人去的啊。”网约车司机又说道:“这地方,可以跟同学一起去嘛。”

    恩?

    跟同学一起?

    唐鸿闻言挑了挑眉毛,轻声问道:“怎么看出我是学生的呢。”

    “哈哈,订单行程的终点就是财大南门。你是财大学生吧。”网约车司机一副艳羡的口吻,感慨道。

    “好学校啊。”

    “我女儿就想考财大。”

    虽说现在大学生满地都是,已经不值钱。但云海财经大学不在其列,首屈一指的财经类重点大学,含金量极高。

    唐鸿冷静了一下,笑问道:“有多高。”

    “很高很高。”

    网约车司机说道。

    唐鸿动动嘴,又陷入沉默。

    君不见多数人努力工作仍然坐不上领导位置。

    君不见全国大学生平均工资是多少,就算是毕业五年的平均收入,月入过万也不多。

    想到工作实习,转而又想到刚刚的血战场景,没钱,穷一点,好像没那么可怕。

    直到这一刻,唐鸿依旧维持着调出系统界面的状态。他担心那神圣低语呢喃是否还有后续影响,一人之力辅助系统的浮现,令他产生无视低语的抗性。

    凡人:无比弱小的生物

    意志:33%

    力量:29%

    境界:0.00

    一人值:9

    网约车行驶在云海中环高架路,唐鸿将车窗打开一丝缝隙,吹着凉快的夜风,混淆慌乱的大脑,渐渐镇定。

    他望向车窗之外,一座座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诉说着云海繁华。通过高楼的灯光,唐鸿甚至望到一架直升机穿行云间,消失在前方天边。

    收回目光,唐鸿垂眸:“先试试意志增涨会发生什么变化。”

    他注视系统界面,狠狠心,一人值瞬间归零,意志百分比数值则是闪烁了几次,由百分之三十三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二。

    霎时间,头痛欲裂,唐鸿死死咬着牙。

    好在这一股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间如潮退去,他捏着眉心寻找自身的变化。

    智商大增?

    脑海清明?

    悟性暴涨?

    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网约车行驶声音传入耳边,唐鸿睁开眼睛,只感觉内心思绪更缜密更坚定,残留的慌乱,彻底消散了。

    “照照镜子。”

    “自拍也不清楚啊。我这眼睛是不是变亮了。”

    ……

    回到学校,九点二十,校内人少却并不显得冷清。

    唐鸿从南门进去,一路直行,经过一栋栋即将熄灯的教学楼,不知怎么的心头狠狠一沉,全身发麻,汗毛乍起。

    难以诉说的恐慌!

    他抬头,

    一个面如刀削的冷峻严酷中年人站在三米之外。

    “你都看到了。”

    略显低沉的声音,中年人开口,凝视着唐鸿。

    萧然杀机,似要割裂空气,唐鸿整个人骤然清醒了很多,想起刚才坐车时的各式推测,就准备开口。

    “……”

    唐鸿想说自己没看到。

    可是,在这人面前,言语争辩已然是苍白无力。宛若一尊杀伐酷烈的沙场将军直视他,说不出的压力,说不出的紧张。

    “别杀我。”

    口吻平静,好似熟人聊天。唐鸿认为自己应该很害怕很慌张才对劲儿,但在这一刻,紧绷的思维意识化为一股劲似得,异常冷静,唯有心脏咚咚跳动着。

    莫不是意志百分比数值增加的缘故吧……

    唐鸿面无表情,也做不出表情。中年人却迈两步,站在一米之外的位置,盯着唐鸿的眼睛,越是沉默,越是压抑,好似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死寂前兆。

    “你不说。那我说。”

    唐鸿与之对视,咬咬牙,避开那锋锐目光。

    左手插兜,摩擦着手机背面,他继续说道:“这里是财大,云海财经大学。”

    中年人皱了皱眉,没吭声。

    唿唿。

    微风吹过,窃窃低语,旁边有学生路过。唐鸿目光微动,又低垂,心里却想着面前这人莫非是官府人员,既然如此,自己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字一顿低声道:“我可以加入你们。”

    “好。”

    中年人眉开眼笑,一脸喜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